北极圈里的青花鱼

写画一体机,沉迷维勇(维恰世界第一可爱),顺便产狗崽粮和酒茨粮。

【维勇】逆向跟踪(1—2)


花滑运动员维(25)x跟踪狂勇利(19)

你们有没有想过,当跟踪狂反被自己的跟踪对象跟踪会是个什么样的场景?

被跟踪的对象反而疯狂的爱上了自己的跟踪狂?

这一切听起来多么的不可思议!就像一个天大的笑话。

1.

餐厅里青年用力拍打着面前的桌子,发出巨大的响声,并且不顾周围人责备的眼光,向自己对面优雅的抿着咖啡的男人怒吼着。

“你个老秃子把我叫到这里到底是要做什么!”

对面的男人瞥了一眼面容扭曲的青年,放下手中已经凉掉的咖啡,无奈地叹了口气。

“尤拉奇卡……”

“雅科夫难道没有教你基本礼仪吗?还有你的耐力也有所下降……”

听到维克多这么说,尤里本来因为气愤而扭曲的脸瞬间变得更加可怖。

“是!他是教过我!可是他没教过我对于你这么一个死秃子也要有耐心!”

“哦~”维克多将双手交叉支在桌子上笑着看向面前炸毛的厉害的青年。“可是,尤拉奇卡,你自己答应我要给我帮忙的……”

听到这里,本来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青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过身去,冲维克多一脸怒意地说“听着,老头子,如果你今天这么做是为了整我的话,那么你就是做出了最不该做的事情。”青年顿了顿“再过两年,我会亲手拔光你所剩不多的头发。”说完青年“温和的”冲对方笑了笑。

————————————————时间回到三小时前
“喂……”

“尤里。”

“嗯?老秃子?”

“尤里我需要你的帮助。可以吗?”

“嗯……嗯,嗯?!!”

尤里·普利赛提觉得今天是自己短暂的十几年人生中最“魔幻”的一天。

首先,被自己讽刺老秃子的维克多居然没有和自己斗嘴,或者骂他一句“小屁孩”之类的。而且语气出奇的正经与认真。

其次,维克多居然叫自己给他帮忙!而且居然礼貌的询问他可不可以!!?那个自我无比又自大无比的维克多·尼基弗罗夫去哪了?被他家马卡钦吃了吗??

“喂……老秃子……你没发疯吧,你……你再说一遍?”

电话的另一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传出了男人郑重而又礼貌的声音

“尤拉奇卡,我需要你的帮助……”

哦……今天真是魔幻的一天……真是没有比魔幻更适合形容今天的词语了,尤里想道。

他会不会一开门看见一堆奇怪的生物在大街上乱跑……还有一个奇怪的金色大三角之类的……哦!今天就
算有人告诉他马卡钦其实是只猫他都相信。

于是就在这样的震惊中尤里·普利赛提穿好衣服出了门,来到了和维克多约定的餐厅。

然后——和维克多面对面静坐了三个小时。

期间他无数次向对方提问自己到底是来干什么?为什么你不回答我的问题?

维克多却只是沉默的搅着咖啡,时不时抬头看一下餐厅后厨的位置。

于是,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在忍受了三个小时不理不睬后,尤里选择了爆发。

——————————————时间回到现在

“老秃子,但愿你那张脸衰老的速度与你掉头发的速度成正比。”口中念着脏话再次转过身,突然,维克多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亲爱的尤拉奇卡,其实……我家里住进了一只可爱的小田螺。”
“嗯……事情要从半年前开始说起……愿意听吗?”

青年的身子顿了顿,一脸不情愿的把自己的背包又甩回了椅子上,重新坐下,沉默地死瞪着对面的维克多。

“哦~别那样瞪着我……好吧……好吧,我开始讲。”
“从半年开始我就被人跟踪了。”

尤里微微皱起了眉头。

“也许他……从更早之前就开始跟踪我……只不过我不知道……”维克多拿起小勺子,伸进凉掉的咖啡里搅拌着。

“等等……他……?”
“好吧……你先继续……”

维克多继续说“起初,我只是觉得有一道视线总是在注视着我……并不是那么灼热,只是……嗯……就像小小的绒毛刷在轻轻挠你,那种软软的……温柔而又……”

“等等!等等!”听到这里,尤里忍不住打断了维克多。“你知道吗,维克多,你现在的样子并不像在描述一个跟踪狂…这一点都不正常…你刚刚的神情……就像是一个怀春少女。”皱了皱眉头,尤里继续说“如果你是在编故事的话,我现在就走,你的演技真差。”

“不,我没有编故事。”这次维克多的语气出奇的认真。“请继续听我说下去。”

“后来,那道视线渐渐出现的得越来越频繁。起初只是表演场地……大街上,后来渐渐变得随时随地会出现。比如,我晚上下楼买杯饮料,再比如,我去公园里散步。也就是说,在我随机做一些事情的时候那道视线也开始出现,那就说明视线的主人几乎24小时开始注视我……嘿!尤里!别那样看我!我没有妄想症!……起初……我觉得大概只是粉丝的视线,到这个时候我开始觉得不对劲了……就算那道视线还没有涉及到我的隐私,但是我已经感觉非常不好了。于是我找来了私家侦探,但是那个侦探一无所获。然后我去看了心里医生,医生说我一切健康。……那时起我开始怀疑也许并没有什么跟踪狂,只是我的神经过于敏感。”

“我开始试着习惯这一道视线……然后,你知道的,我前一阵子到了事业的低谷期,那阵子我酗酒……到处……好吧,你知道的。我的家里一团糟,到处都是垃圾……我整个人邋遢的不行。我甚至几乎一个月与世隔绝,除了在家门口拿自己订的酒和快餐……总之一团糟,然后你知道的,雅科夫发现我差点死在家里——酒精中毒。然后我被送到了医院,接着失魂落魄,浑浑噩噩地又回了家…甚至我在回去的路上又买了几瓶酒…然而,事情从我从医院回到家开始变化了。”

2.

“首先我走到楼下的时候,我家里的灯是亮着的,当时我在楼下犹豫了很久,我以为我家里进小偷什么的……奇怪的是我当时并没有想到跟踪狂,我在楼下站了二十分钟,最终还是决定上楼去。然后我推开家门…你猜发生了什么?”

维克多讲到这里,突然显得极其兴奋,白皙的脸颊上浮现出两朵好看的红晕,眼睛里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芒,就连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

这样的变化使维克多成功收到了尤里的“你真恶心”表情一枚,以及尤里的标准白眼一个。

只不过,这些并影响不到维克多此时的兴奋。

“我打开门,家里面弥漫着暖暖的灯光,还有淡淡的薰衣草味,房间里开着暖风,桌子上摆着热乎乎可口的饭菜,家里面被打扫的一干二净,床单什么的都换了干净的…哦!我躺进被子里的时候,我甚至发现被子和床单是晒过的,床单底下甚至铺了新的棉毯。又软又暖。我觉得这一切像是在做梦…我的那间房子…从来没有让我感到如此温暖过…”

“我迷迷糊糊的吃完了饭…非常可口…我从来没有吃到过那么好吃的饭菜…然后我在茶几上看到了他给我留下的字条。”

“上面写着叫我好好休息,注意饮食…还写了叫我少喝点酒,爱护身体…”

说到这里,维克多脸上露出了一种几乎是病态的甜蜜。

“接下来…”突然维克多的神情又变的有些沮丧“那时的我…还在低谷期,我想颓废下去,可是我每次看见他的纸条…我就…总之…我开始觉得越来越空虚迷茫…但是我也越来越清楚什么可以满足我…他…他…我当时只是想再离他近一点…结果…他太有礼貌了,他不再来到我的家里,他可能是怕我生气…我怎么会生气?我怎么会讨厌他呢?他那么温暖…”

“于是我又重复了几次颓废的生活…于是我可爱的小田螺开始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我开始用小纸条和他交流,他很害羞,我也怕吓到他,于是装作自己一点都不想亲近他,但是实际上我在慢慢试探他…”
————————————————
“事情就是这样了,雅科夫。”尤里靠在训练场的扶手上,看着一脸惊恐与震撼和各种复杂表情混合在一起的雅科夫。

哦~这个表情和自己在餐厅里听维克多自言自语了好几个小时后一模一样。

“雅科夫,维克多他现在…很奇怪…这很不正常对吗?”

雅科夫收敛了一下自己控制不住的表情,拍了拍尤里的肩膀。

“好孩子,你来告诉我这件事情是对的。但是,在我为你出主意前,先告诉我,维恰他还做了什么好吗?”

“他还做了什么…”尤里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他已经成功用各种手段知道了那个男孩的身份,并且在一次‘醉酒’后,他成功的与男孩有了第一次肢体接触。他要求我陪他演一场戏…以此来接近他的田螺小男孩。”

听到这里,雅科夫的表情再一次变得复杂起来。

“尤拉奇卡…”雅科夫重重地叹了口气“其实…维克多这个人…他曾经…唉…算了,尤拉奇卡,你就按照维恰说的去做吧,但是记得把事情的发展偷偷告诉我。”

“还有,如果维克多的行为有任何要伤害那男孩的迹象时,一定要立刻告诉我。”
“哦,对了,尤拉奇卡。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你们静坐了三个小时。”

“哦,这个啊”尤里瞬间换上了一副要杀人的表情“他说他的男孩当时在后厨工作,他看他的男孩看的太入迷了,单纯的不想理我。”



2017第一篇文,保证甜不虐大概中长篇,争取多更多字数。还有关于维克秃有些病态的感情后面会讲到为什么。其实可以理解为他对勇利小天使“一见钟情”了吧。

评论(25)

热度(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