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里的青花鱼

写画一体机,沉迷维勇(维恰世界第一可爱),顺便产狗崽粮和酒茨粮。

【维勇】逆向跟踪(3)

花滑运动员维(?)x跟踪狂勇利(?)

你们有没有想过,当跟踪狂反被自己的跟踪对象跟踪会是个什么样的场景?

被跟踪的对象反而疯狂的爱上了自己的跟踪狂?

这一切听起来多么的不可思议!就像一个天大的笑话。

(刚刚发了一遍似乎网有问题没法出去,我也收不到通知。重发一下。)

3.

“勇利!”推开宿舍的门,披集·朱拉暖冲房间里坐在床上正在对着照片发呆的男孩喊道。

“啊……披集……”勇利抬起头看着门前一脸兴奋的好友,慢慢回答道。

啊……勇利今天又是这么一副没精神的样……。

本来打算带勇利出去晒太阳的披集思考了一会儿,撅了撅嘴,走上前去揽住勇利的肩膀。

“勇利,你知道吗?你最近很不对劲。”披集说。

比起晒太阳,勇利现在这个样子更似乎需要谈谈心。

“诶……是吗……”勇利显得有些紧张,微微低下了头说“披集,谢谢你的关心,可是我觉得我最近……还算好吧……”
“好?什么叫好?勇利,你知道吗,你现在的样子看上去就像……嗯……一个……吸血鬼。”(其实披集看着勇利青黑色的眼圈和苍白的脸色,还有萎靡的神情,他更想说此时的勇利更像一个“瘾君子”,但是出于对好友的尊重,他并没有这么说)。

勇利抬头望向自己的好友,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披集却先一步开口了。

“勇利,我觉得从咱们认识开始,咱们就是最好的朋友。咱们无话不说对吗?”

是啊,披集说的一点没错……勇利感受着披集充满担心与友爱的眼神,干巴巴的点了点头。

“所以,我们很了解彼此,所以你骗得过别人骗不过我。况且你最近不正常的这么明显,我们的乖孩子勇利甚至开始翘课,有一次还失踪了一天。”披集说到这里停了一下“勇利,你知道的,你不能这么下去。”

“我的意思是,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不是吗?你要是有什么困难,我绝对会帮助你的。而且,亲爱的,我也是你永远的小树洞。”

说完披集再一次注视着勇利的眼睛,换来的却是勇利躲闪的目光。

“披集……我知道你对我好”勇利突然觉得嗓子有些干涩“可是……这次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开口?难道要告诉披集自己喜欢上了一个同性?并且已经变成了一个“变态”?而且自己已经进入了对方家里好几次…还有……

如果这样做自己会一定会失去自己最好的朋友。

胜生勇利不敢冒这个险。

勇利偷偷的把维克多的照片往枕头缝的更深处掩了掩。

披集见勇利不再说话,便换上了一副轻松的表情。既然
勇利现在不愿意说,自己也不应该给他更大的压力不是嘛?

“那好吧,勇利!既然你不愿意告诉我事情,也不愿意给我看那张照片的话……”说到这里,披集夸张的眯起眼睛,瞟了勇利的枕头一眼!

啊!披集发现了吗!

勇利感觉浑身上下的血液突然开始沸腾,他感到自己的脸烫的可怕。

“啊啊!披集……等等,你……你听我解释!”

看到勇利紧张的脸通红,披集没忍住,笑了出来,并伸出手弹了弹勇利的额头。

“哈哈哈……放心吧!我可没看见你那照片上有什么!”

“既然是你的小秘密,我是不会偷看的,但是勇利,你要告诉我,你这几天都去哪了?”

“我……啊……”勇利思考了一会“披集……其实我去打工了……”顺便偷偷看看维克多。

“打工?你打了多少分工?你最近很缺钱?”

“嗯……是有一点……但是,披集不用给我借!我要自己来!”钱都用在给维克多买菜和置办新的生活用品了……维克多真是……那么不会照顾自己……

想到这里,勇利的心理突然感觉有点小小的甜蜜,但是却又被更大的心酸所取代。勇利很高兴自己照顾了维克多,更加高兴的事是维克多并没有直接叫(JC)来收拾他这个变态,而是用小纸条开始和他交流……但是维克多……似乎很抵触他……也对……正常人被跟踪狂骚扰,哪一个不抵触?

他很害怕……也许自己下一次给维克多收拾房间的时候就收到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请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而且……自己真的很后悔,第一件事情是在维克多酒精中毒后自己一时冲动,帮维克多收拾了家,还留下了暴露自己的纸条。做完这些事情之后他真的很害怕,害怕自己会进(JY),最后自己连远远看一眼维克多的机会都没有……但是自己真的好担心他……

第二件事情就是有一次他偷偷去看维克多,突然发现维克多居然又出去喝酒。真是的!他不要自己的身体了吗!自己明明已经叫他不要喝酒了……但是又有谁会理一个跟踪狂呢……自己在酒吧门外一直偷偷蹲到凌晨,然后才看见维克多满身酒气地从酒吧里出来,而且居然没有一个酒保或者朋友扶着他!维克多喝的烂醉如泥,站都站不稳。真是的!啊!维克多还被台阶绊了一下!这个时候自己终于忍不住了,冲出去扶住了将要摔倒的维克多。后来在路上……维克多一直对自己……动手动脚的……真是!维克多平时喝醉了对别人都这样吗?!万一遇见变态怎么办!等等……自己好像就是……

“嘿!勇利!你又开始发呆了!”

“啊!披集!对不起!!”

勇利被从自己的小天地里拽了出来,脸再一次变得和煮
熟的虾子一样红。

“所以,勇利,你到底打了几份工?”

“啊……这个啊……”勇利掰开手指数了数犹豫了一会儿说……

“六份……”

“六份!!!”披集大喊道“勇利你在做什么?!!你是不是背着我认识了什么黑、色组织!!?还是说有什么人勒、索你?!!!我帮你报、警!!”

“不不不!披集!我没事!我真的没事!”维克多平时用的东西都是高档品啊!!自己买不起!!没办法啊!!

——————————

急忙按住了披集拿电话的手,并且再三向披集保证自己一旦受到了什么奇怪组织的威胁一定会报、警的勇利,终于千辛万苦的送走了他最好的朋友披集。

啪的一声,合上宿舍的门,勇利靠在门上,脱力一样的慢慢蹲坐在地上。

顺手从自己的口袋里又掏出一张维克多的照片,将照片捧在掌心,自顾自地冲照片念叨着……

“维克多……你听见了吗……都怪你不好好照顾自己……”

“……we were bron to make history……”

电话铃声响起,勇利慢慢站起来,接起了电话。

——“您好,这里是家教中介中心。请问您是胜生先生吗?”

“啊……是我……”

——“恭喜您的钢琴课程被客户选中了,请明天十点到XXXXXX。”

“啊!这真是……” 勇利握着电话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那个……请问我的学生叫什么……”。

——“尤里·普利赛提。16岁。”


我粗吗?我长吗?

评论(8)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