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里的青花鱼

写画一体机,沉迷维勇(维恰世界第一可爱),顺便产狗崽粮和酒茨粮。

【维勇】逆向跟踪(4)


花滑运动员维(25)x跟踪狂勇利(19)

你们有没有想过,当跟踪狂反被自己的跟踪对象跟踪会是个什么样的场景?

被跟踪的对象反而疯狂的爱上了自己的跟踪狂?

这一切听起来多么的不可思议!就像一个天大的笑话。

(昨个儿没更新,今天继续。我长吗?我粗吗?)

4.

次日清晨,勇利起的很早,穿上自己的西装,把自己毛毛草草的头发在镜子前面仔细梳了梳。尽管还是毛毛草草,但是也稍微整齐了一点,对吧?

在宿舍里洗漱完毕并且不小心吵醒了还在睡梦中的披集,成功获得了披集的一句评价。

“勇利,你今天兴奋的看起来不是要去面试,而是要去相亲。”

关于这句评价,勇利只是撇了撇嘴苦笑了一下。

为了多赚一点钱来“包养”维克多,胜生勇利可是变身成了世界上最勤劳的小蜜蜂之一。

这份家教的工作是自己前一阵子在家教中介网上发布的,一但自己和学生在网上签了合同,那么他的收入就可以变得更加稳定。而且这一份工资顶他以前三份工资。

“幸亏自己钢琴弹得不错”。勇利非常想穿越到过去,好好的感谢一下当年决定学钢琴的自己。

总之,自己这次,一定要争取和学生定上合同。

再一次坚定了自己的信念的勇利深呼吸了一口,推开宿舍的门,向自己学生指定的地点走去。

———————————————另一边

尤里·普里塞缇用手拍打着价值昂贵的钢琴,本来优雅而美妙的乐器在他却手下只能发出恐怖的噪音。

“去他XX的老秃子”。把两条腿抬起,以一个非常不雅的姿势坐在与钢琴配套的真皮椅子上,还顺便用沾着泥的粗糙鞋底在椅子面上狠狠的摩擦了几下。

尤里现在非常恼火。这个老秃子为了勾搭那个跟踪狂居然专门买了一架钢琴!还把自己的一栋私宅腾出来专门让自己来演戏!

“雅科夫也是!干嘛让我来监视那个死秃子!”在房间里转了好几圈,往洁白的墙壁上又印了几个大鞋印。

“可恶可恶可恶!!”

尤里又想起了今天早上,自己迷迷糊糊的被维克多绑架到了这座别墅的情形。首先,自己在早上六点被震耳欲聋的敲门声吵醒,打开门一看,维克多穿戴整齐一脸兴奋地望着他。刚从睡梦中醒来的自己大脑的神经系统还没开始运作,几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维克多为什么来找他。

今天,是精神病·秃子·老头·维克多去欺骗他家田螺小男孩的日子,而且自己还是帮凶。

“哦…维克多…”尤里扶了扶额头,“现在几点…”

“亲爱的尤拉奇卡。”男人笑得一脸灿烂“已经六点了~”

“哈!!?六点!!你这个老秃子现在叫我起来干什么!”尤里看着维克多那张迷倒众生的美丽笑脸,突然有

一种拿鲱鱼罐头糊他一脸的冲动。

“因为,今天是我一生中也许是最重要的日子。”维克多依然在笑着“而你需要帮助我。”

尤里看着维克多的眼睛。男人湖蓝的眼睛之中再一次充斥着令人恶心的热情与兴奋。

“嗤!”尤里突然笑出了声。

“老秃子,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

“你真的以为那个男孩会真的爱上你?!现在社会上纯粹的变态多了去了!万一这一切只是你的臆想呢?!还有,如果那男孩知道了你的底细,他还会爱你吗!你…”
“唔!!!!”

下颌突然被对方的手卡住,整个人被向上提起,剧烈的疼痛感在神经中乱窜,向主人警告着危险的来临。

尤里感觉卡住自己下颌的不是维克多的手,而是审讯犯人用的冰冷铁钳。

视线被强制锁定与维克多对视,紧卡着下颌的那只铁钳似的手还在不断缩紧。

“你…再说一遍……?”

“唔!”下颌被紧紧卡住的尤里此时压根说不出来一句话。

可恶,好痛!

他发誓…自己绝对没有想惹怒维克多。(只是因为被吵醒所以有点脾气)与这类似的话他以前不是没有对维克多说过。然而这次…不…与其说是自己真正惹怒了维克多…看来这个家伙对他那个跟踪狂真是…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维克多,眼睛里没有一点平日里的闲适,一片平静的湖蓝色下充斥着主人的愤怒。

“命运使他回到我的身边。”维克多紧盯着尤里的双眼。

“没有人可以再夺走他。”

与其说维克多现在是在对尤里说话,他倒更像是自言自语。

两人之间的气氛达到冰点,尤里更是感觉维克多身上现在冷的都能结出冰碴子。

这样的姿势维持了一会儿,突然维克多松开了卡住他下颌的手。

“唔!!咳…咳…”

俯下身去,尤里握着自己的喉咙剧烈咳嗽着。

当他再抬起头来看着维克多的时候,维克多居然摆出了和平时一样的笑容。就像刚刚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幻觉,维克多还是平时那个优雅而又闲适的男人。

“尤拉奇卡。”维克多说

“你爷爷最近怎么样?”

他提自己的爷爷干什么…“咳…咳…死疯子…你问这个做什么…还是说,你想做什么…”

“因为”维克多顿了顿,继续笑着说“不能让可爱的尤里angle白白干活啊~”

“尤里,你知道的,你负担不起你爷爷的医药费。”

“所以呢…你想做什么,秃子。”尤里恶狠狠地瞪着维克多,这家伙是想要对自己唯一的亲人做什么!

“哇噢~尤拉奇卡,你可别这样瞪着我”维克多摆了摆手一副无奈的样子。

“你只要帮了我,你爷爷将会享受到最好的治疗。我会付全款。”

“…”全额…最好的治疗…维克多确实有这个能力…

“怎么样~尤拉奇…”

“我答应你!”

“诶?”

没想到尤里答应的这么快的维克多在原地愣了一会儿,笑着向尤里伸出了手,似乎是想和他握一下手。尤里看了他一会儿,一巴掌拍开了他的手。

维克多无奈的耸了耸肩。

“对了,尤拉奇卡,你现在这个样子是不可以的。”

“哈??!”

“这不符合我为你安排的形象。”

“你给我安排的形象!!?”

“是啊!我可爱的的小侄子!好了,现在,我们去我准备的演出现场吧~我跟你说说细节。”

“哈!???”

这已经是尤里今天第三次发出“哈”的声音了。

————————————

真是的!那头猪到底有什么好的!

再一次翻开手机打开维克多发给自己的资料,证件照中显得有点呆呆地男孩再一次出现在屏幕中。

有点微胖,长相也很普通,只能算得上清秀,绝对算不上美丽或者帅气。微微笑起来倒是很温和,八字眉让人感觉老实又温顺。其实让人感觉蛮亲切的,但是放在挑剔的尤里这里,就成了一只“猪”。

这样的男孩会是个跟踪狂?尤里不太相信。但是生活中不确实有很多案例说明—有的时候长得温顺,不一定代表内在温顺。

“钦!”打了个响鼻,真不明白这只不起眼的猪到底有什么好的。

手指在手机上滑动,继续向下看。

姓名:胜生勇利

年龄:19

性别: 男

职业:无职业,学生,就读于俄罗斯XXXX大学,成绩优异,钢琴比赛取得XXXX,XXX,…X…奖。已经发布曲目有《XXX》…

虽然尤里很想说胜生勇利,这个和自己名字同音的猪是一只一事无成的猪。但是看着那些奖项和曲子自己却不得不承认。

这是一只会弹钢琴的猪。

琴弹得还不错的猪。

又把资料翻到最上面,看着胜生勇利的照片,尤里在心里犹豫了很久,还是在心里对这个男孩默默地道了个欠。

比起素不相识,哪怕马上就要认识的这个勇利,他还是更在乎自己爷爷的病。

对不起了。

他在心里这么说。

维克多很不正常,既然你招惹了他,那么你自求多福吧。

“叮咚…”

楼下的门铃响了。

尤里再次为勇利祈祷了一下,以后被那个死秃子吃了!千万别怪我!



这几天到处走亲戚,好累,每一章都是拿手机打的…唉…

评论(5)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