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里的青花鱼

写画一体机,沉迷维勇(维恰世界第一可爱),顺便产狗崽粮和酒茨粮。

【维勇】逆向跟踪(番外二,小甜饼)

欢迎大家来吃小甜饼:
这个就是第一话提到的心机秃假喝酒(看成喝假酒的站出来)装醉勾搭小天使细节。
勇利是史上最可爱最单纯的跟踪狂。
如果有被番外一吓到的同学请来这里治疗(和善笑)♡

这章文风可爱的不像我。
(刚刚忘了加标签就发了,傻)


1.“酒后”肢体接触。(超纯洁

从维克多进酒吧开始,胜生勇利已经在夜晚的寒风中站了四个小时。

他的脸颊耳朵和鼻子已经被冻得通红,鼻子也在不停地发出吸溜的声音。

可是他更担心维克多。

酒精中毒刚好就敢往酒吧里跑!维克多真是不要命了。

哼!自己下次进他家,一定要把他家的酒全藏起来。

突然又刮过一阵风,勇利打了个喷嚏。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机,现在已经一点多了,街上也一个人都没有。

勇利把自己的口罩又拉了拉,似乎这样就可以让自己的脸更暖和一点。

他现在觉得自己简直是世界上最辛苦的跟踪狂。

真的好冷啊!维克多你快出来啊!

等一下…维克多不会已经喝的倒在酒吧里了吧!想到这里,勇利又开始担心维克多了。

就在他纠结要不要进酒吧的时候,酒吧的门开了,酒保架着站都站不稳的维克多从门里要摇晃晃地走了出来。
然后,酒保居然随手把维克多一推!就关门回去了!

等等!维克多不是你们的贵宾吗!!贵宾就这待遇!!说好的帮忙打车送回家呢!!!

啊!维克多要摔倒了!!啊!这样头会磕在路沿上的!

看到这里,勇利一着急就从藏身的地方冲了出去,架住了即将倒地的维克多。

“唔…哈哈…”本来要倒在地上的维克多见有人架住了他,迷迷糊糊的就往对方身上靠,嘴里还念叨着什么。

“唔,维克多…你喝了多少啊!”维克多的脸一靠近,勇利就闻到一股浓重的酒味“等等…等等,别压过来!维克
多!”

“马卡钦…马卡钦…我跟你讲…唔咯…”维克多似乎把自己当成了马卡钦…?算了,他醉成这样,也不指望他现在能分清楚物体的形状了。把勇利当成了马卡钦的维克多用双手环住勇利的腰,把头埋在勇利的肩上,整个人的重量压得勇利有点稳不住自己的重心。

勇利试着改变一下两人的姿势,方便他把维克多架回去。结果自己好不容易把扒在自己腰上胳膊掰开,架着维克多刚走了两步,对方就突然把自己扯回了他怀里,然后用脸亲昵的蹭着他的头,嘴里还是念念叨叨地,甚至还唱了一小段不成调的曲子。

两个人就保持着这样一个诡异的姿势,停在空无一人的街边。

感觉有点像情人半夜私会。虽然一方是醉鬼,一方是个跟踪狂。

勇利的脑子里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想法。

自己…是不是也可以趁着维克多喝醉了,做点什么?这样虽然有点趁人之危但是…算了,反正自己戴着口罩!维克多又醉成了这样!他肯定什么都不记得!

然后他伸出手,拥抱住了黏在他身上的维克多。

维克多身上很凉,大概是被风吹的。他的背好宽…好有安全感…主动把身子贴近对方,勇利突然想起了某个少女漫画的情景,把脸埋进维克多的衣服里深吸了一口气。

听说这样可以闻到恋人的味道。

然后他被呛的咳嗽了两声,什么恋人的味道,一股酒臭熏死了。

勇利觉得自己可能是被醉鬼维克多传染了,也可能是自己被维克多身上的酒气熏醉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想笑。抬头看向维克多,对方已经停止了唱歌,正在温柔的注视着他。

勇利愣住了。

此时的维克多在路灯桔黄色的光晕下美的惊人,像是童话书里的精灵。

关键是…维克多的眼神真的好温柔…而且,他在注视的是自己…

就在勇利快要被那一片湖蓝色溺死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了一件事情。一件令他很惊恐的事情,维克多现在…似乎是清醒的!!他都不唱歌了!!

咦!他什么时候!

勇利瞬间变得惊慌起来。

而维克多仍然在注视着他,双手还搂在他的腰上,自己扭动着身子想要逃开,对方却越抱越紧。

不好!

“呐…我跟你说个秘密…”

维克多要说什么!!他发现自己了吗?!不!

维克多将自己的头凑到了正在挣扎的勇利耳边。

他说:

“波波维奇他又被女朋友甩了。”


“……”

勇利定了定神,望着维克多因为醉酒而变得一片酡红的双颊,还有他那醉醺醺的笑容。

哦,该死的!

自己是傻掉了才会认为他清醒着!

于是就在维克多傻乎乎的笑容中,勇利气冲冲地轻轻踹了维克多一脚。其实那根本算不上踹,顶多算是碰了一下。而维克多继续傻乎乎的唱着歌,黏在勇利身上。

两个人就这样黏在一起,摇摇晃晃地向维克多家走去。

期间维克多似乎终于没有把他当成马卡钦了,但是手依然很不乖的贴在勇利的腰身上…和臀部。(只不过勇利的注意力一直在如何让维克多平稳的走路上,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某人的小动作)

好不容易回到维克多家,从维克多的大衣里摸出他家的钥匙开了门,把维克多抬进卧室,扒下他充满酒臭的外套。

然后勇利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了。

里面的衣服…脱还是不脱呢…勇利坐在床边,脑补了一会儿给维克多脱衣的场景,默默的羞红了脸。

算了…看着躺在床上迷迷糊糊扭来扭去的维克多,勇利还是无法下手。

给维克多盖好被子,勇利转身去了厨房,准备给维克多做明天的早饭,顺便准备一份醒酒汤好了…如果被子被维克多熏臭了的话…自己再洗一遍就好了。

轻轻合上卧室的门,勇利小田螺开始蹑手蹑脚的帮维克多准备早餐,然后打扫屋子。

门内维克多躺在床上,终于停止了装醉,眼神一片清明。

“啊…啊……”

“勇利怎么不给我脱衣服呢…”

男人发出了遗憾与失望的感叹。

后记:
酒吧的酒保一脸懵逼的听着维克多先生的要求。请把一些酒倒在他昂贵的衣服上,再在他喝了些酒后把他扔出去!
酒保A:你真的那么干了吗?
酒保B: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维克多先生拉着我说,我不按照他的说法做,他就让我在酒吧干不下去!!

有人问勇利进维克多家是怎么进去的,钥匙哪来的,这是后面的一块小甜饼,是他自己给人家的。

评论(10)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