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里的青花鱼

写画一体机,沉迷维勇(维恰世界第一可爱),顺便产狗崽粮和酒茨粮。

【维勇】逆向跟踪(5)


花滑运动员维(25)x跟踪狂勇利(19)

你们有没有想过,当跟踪狂反被自己的跟踪对象跟踪会是个什么样的场景?

被跟踪的对象反而疯狂的爱上了自己的跟踪狂?

这一切听起来多么的不可思议!就像一个天大的笑话。

看了番外一的小伙伴们应该知道了,维克·心机秃在第一话对尤里并没有完全说真话。他超级心机,计划通。并且为正在瞎操心的雅科夫心疼一秒,辛苦你了雅科夫。最后使劲心疼一下自投罗网的天使勇利…你好自为之吧…这都是命啊…

5.

富人区。

勇利从进入别墅群开始,这个词就一直在他的脑子里盘桓。

早知道对方是在富人区,自己今天就不穿这身衣服来
了…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运动服,勇利小小的自卑了一下。

自己穿成这样来见自己的学生…对方肯定会给自己打负分,到时候这份工作肯定会打水漂的。

勇利怀着这样的想法,来到了自己学生所指定的地点。脚步停在了一幢高大的双层欧式洋房前。

果然…自己的学生是有钱人家的小少爷吧…

按了一下门铃,勇利再次紧张地看了看手中抄写着地址的纸条。

嗯!没走错!

十几秒后,门锁发出了咔嗒一声。门从里面被打开了。

“您…您好…请问这里是尤里·普里塞缇家吗?”

哦…我的天哪,当看到男孩的脸时,勇利在心里默默的抽了一口气。

居然有人和维克多长得一样好看!这简直是太令人震撼了!

尤里发现勇利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就是使劲盯着自己的脸看——这家伙傻乎乎的在站这里干什么!真蠢!

“哈?你看什么看?死肥猪!”

“…”诶?死肥猪?这是在叫我?

“还愣在那里干嘛!赶快进来!”

诶…?…这个男孩开口说话的画风似乎和不说话的时候不一样啊。

“啊…是。”勇利收起内心的惊讶,急忙答应了一声,跟着走了进去。

“拖鞋在门口的鞋柜里,自己取。”

“嗯,好的。”

换好了鞋子的,勇利有点局促的站在房子中央。

“那个请问…您是尤里·普里塞缇先生吗?”

“你看这么大间房子除了我还有别人吗?”果不其然,男孩一脸暴躁地回答了他。

这么暴躁性格毛糙的男孩…真的要学钢琴?勇利默默的在自己心里加了个小问号。

“那个…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勇利微微站直了身子。

“不用了。”尤里显得更加不耐烦了“你的简介我都看了好多遍了,而且你能不能不要用‘您’来称呼我,这样很别扭,我比你小不是吗?”

“啊…那您…你的意思是…?”

“切”尤里撇了撇嘴“你自己想。肥猪。”说完这句话,尤里转头就往二楼的房间走去。留下胜生勇利呆呆的站在楼下。

过了一会儿。

“你真的是头猪吗!!!你怎么还不上来!!”尤里从屋子里冲了出来,冲还在楼下站着的胜生勇利吼叫道。

“是!我这就上去!”勇利再一次被骂。

你不告诉我去哪个房间我能乱走吗?!那样很没礼貌的!

胜生勇利现在真的怀疑自己能不能得到这份工作了。而且就算能得到…自己真的能驾驭得了自己的学生吗?!

——————————

第一节课试讲要四个小时,而现在才过了一个半小时,勇利就已经感觉到了绝望。

首先,尤里·普里塞缇居然连音符和五线谱都不认得!

第二,尤里·普里塞缇一直在恶狠狠的瞪着自己。

第三,他一直在叫自己肥猪?!

我真的有那么胖?勇利轻轻动了动身子,感受了一下自己腰间小小的肥肉。自己…也没那么胖吧…毕竟为了照顾维克多自己打了那么多工,已经瘦了很多了。

抬起头来,结果又被尤里瞪了一眼。

心好累。

勇利这样想着。

“尤里,我想你的课程需要从最基本的学起。”勇利说“我觉得你可以先去雇一个音乐老师教教你五线谱什么的。”

“哈?你什么意思。你在瞧不起我吗?!”

“不不不…”勇利连忙摆了摆手“钢琴课每节课的价钱都不便宜,如果我给你上课的话,前几节课会浪费你很多
钱。”说完,他还冲尤里摆出了一个微笑。

“…你觉得我会在意那点钱?”他当然不在意,反正全是那个死秃子的钱。

只不过这只小猪过日子还挺节俭的嘛…估计家境也好不到哪去…尤里打量着勇利身上的运动服,品质一般,价格稍微偏低的那种,而且…这只小猪穿衣服真没品位。

“啧。”

尤里突然咂了咂嘴。

以后花维克多的钱给他重新买套衣服好了。

不得不承认,此时穿着维克多给他准备的昂贵衣物的穷孩子尤里,突然有一种和勇利同病相怜的感觉。

以后下个套,让小猪开口让维克多给自己也买套衣服吧。

想到这里,尤里的脸上渐渐出现了一种可怕的笑容——有阴谋。

“那个…尤里…你在听我说话吗?”勇利看着尤里的表情变化,一般人在谈正事的时候…不会有这种表情的吧…

“啊,我在听。”完全没有听勇利说话的尤里面不改色的答道。

“所以…咱们还要签合同吗?”勇利问道。

“签。”尤里回答道。

不签自己爷爷的治疗费怎么办?

诶!居然还要签吗?这孩子真是…

于是,在用手机签合同的过程中,尤里愉快的想着自己爷爷的医药费到手了。完全不知道勇利对他的印象已经从“没什么礼貌的大龄儿童”变成了“土豪大龄儿童”。

课程从早上八点开始,每节课四小时,一周两节,在周六和周天早晨,时长为半年。

签好了合同,那么尤里已经正式成为了勇利的学生,接
下来勇利也停止了和尤里闲谈,开始从最基础的五线谱开始教起。令勇利惊讶的是,尤里开始听课时还是很认真的,并且乖的不像他。

接下来作为一个有责任心的好老师,勇利很认真的教着尤里跟音乐有关的基础知识而尤里也没有再叫他肥猪。总之,师生配合的意外不错。

转眼间,勇利已经感觉自己的肚子有一点饿了。

勇利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居然已经快要十二点了,自己今天想讲的内容也讲的差不多了,而且尤里也透出了几分疲倦。四小时一节课是有点长。

最后剩下这几分钟,不如来休息一下吧。

“尤里,你家有水吗?我可不可以去给咱们倒一杯?”
自己讲了这么久,嗓子确实有点干,勇利提议道。

尤里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是有点渴。

“嗯,一楼的茶几上有水壶,杯子就在茶几上,都是消过毒的。”

“好。”

勇利答应了一声,起身下楼去倒水。

楼梯下到一半的时候,门锁突然发出了咔嗒的声音。

咦…?有人回来了…是尤里的家人吗?

诶…?那是…

从门外走进来的人,抬起头微笑着望向站在楼梯上的勇利。

那是…不会错的…那张脸自己从小看了无数遍…自己的房间里甚至挂满了他的照片…自己还是他的跟踪狂…这简直是…

勇利感觉自己的脑子瞬间被炸成了烟花,每一个细胞都在尖叫。但是现实里,他却只是无比震惊的站在原地,然后颤抖着嘴唇念出那个自己日思夜想的名字。

“维克多…?”

“嗯哼~”男人笑着回答他“要合影吗?”




勇利不知道的事:

1.维克多在进别墅前,在门口把自己的衣服整理了二十多遍,还专门随身带了一面小镜子来看自己的发型有没有乱。

2.在要见勇利的前一天晚上,他激动的一晚上没睡着。

3.因为勇利已经不记得当年的自己了,维克多为了要给勇利一个好的第一印象(又不能暴露自己知道勇利是自己的跟踪狂且自己喜欢他的事实),维克多已经想了一
个星期两人见面的开场白。



PS这一章其实主要是过度,关键是大毛登场。
我觉得我可能四更不了了…身体突然不太舒服…我觉得明天我要四更这句话简直是个大flag.

评论(16)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