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里的青花鱼

写画一体机,沉迷维勇(维恰世界第一可爱),顺便产狗崽粮和酒茨粮。

【维勇】逆向跟踪(6)


花滑运动员维(25)x跟踪狂勇利(19)

你们有没有想过,当跟踪狂反被自己的跟踪对象跟踪会是个什么样的场景?

被跟踪的对象反而疯狂的爱上了自己的跟踪狂?

这一切听起来多么的不可思议!就像一个天大的笑话。

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立更新flag了,上次说完我要更新遭遇了一波全区断网两天。


6.

诶…他在说什么…

勇利感觉自己的世界突然一片寂静,大脑也一片空白。

无法思考。

维克多的嘴唇在自己面前一开一合,他在说什么吗?…诶…什么都听不到…

…维克多现在在自己面前…他在自己面前…和自己说话…

勇利感觉自己的大脑是一团易燃的废纸,然后被维克多点燃,“嘭”的一声,瞬间烧成了一片灰烬。

维克多…维克多…维克多…现在自己的脑子里只能装下这三个字,每一个细胞都在尖叫着喊出这个人的名字,这个自己迷恋已久的人的名字。

“勇利!勇利!你怎么了?”

维克多…

“…诶!?”好不容易回过神的勇利第一眼看见的就是维克多在自己眼中正在放大的脸,维克多什么时候走过来的!

“诶!!?”接下来身体各部分的感觉慢慢恢复,由于太过震惊导致全身麻痹,勇利现在感觉从自己的头顶正发出一波波电流,电流每次通过自己的全身,皮肤的触感和意识才一点点恢复。

好麻。

勇利微微打了个哆嗦。

“勇利!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维!维克多!”

“勇利!”维克多边说边捧住了勇利的脸“怎么了?你
刚刚哪里不舒服?”

勇利的头被维克多双手捧住左右转着查看。

“维…维…维…”勇利说话都带上了颤音。

维克多和自己说话了!还和自己靠这么近!他还!他还…他…他…哦!不!

勇利感觉到自己全身上下的所有血液开始往自己那薄薄的脸皮上涌,不到一秒的时间,他自己都感觉到自己的脸烫得吓人。

维克多现在正在捧着他的脸!还和他离得这么近!!

哦!不!勇利!冷静下来!冷静下来!这是你和维克多第一次光明正大的见面!给他留个好印象!勇利在心里对自己说。

“那…那个…维克多先生…你认识我吗?”

强行让自己变得装作镇定,可是心脏却还是在猛烈的一
下下撞击着自己的胸腔,胸口都被撞得有点痛。

“哦…是呢”维克多听见勇利这么说将双手从勇利的脸上放了下来。“准确的说,我是单方面的认识你。”维克多冲勇利笑了笑。

“单方面的…?”勇利眨巴着大眼睛红着脸,望着维克多。

我的天哪。维克多在心里暗叹道。
…亲爱的…你别这样看着我…我可不想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吓到你。

维克多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

“是的,单方面。”维克多,保持住微笑的表情,保持住!

“因为在网上给尤拉奇卡找老师的人是我啊…”

“是维克多先生…找我做…尤里老师的…?”勇利觉得自己似乎被五百万大奖给砸中了,砸得自己晕头转向分不清东南西北。(以至于他忽略了心中小小的疑问:尤拉奇卡是谁?尤里的爱称吗?)

“勇利很惊讶吗?因为勇利的成绩很出众呢…啊,对了!本来我还打算介绍一下我自己呢~看勇利这个样子我觉得也是不用了…是吧~”说完维克多还冲勇利眨了眨眼睛。
呜哇~!看到维克多冲他眨眼睛勇利激动的差点哭了出来。

他磕磕绊绊地说“是的!…我…我…我是维克多先生的粉丝…”啊!勇利!大点声!大点声!你这样子太丢人了!

“呵…”维克多看着勇利在自己面前红着脸支支吾吾“表白”的可爱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

“勇利你…”

“喂喂喂!你们两个真是够了!!!”

突然被第三方的怒吼打断,两人抬起头,看见尤里靠在楼梯的扶手边双手架在胸前一脸你们真恶心的望着自己。

“死秃子你看什么看!赶紧把你那恶心人的荷尔蒙收起来!你是发情的xxx 吗?”

死…死秃子?…勇利转过头看了看维克多的头发…维克多也转过了头,当他发现勇利正在研究自己的头发的时候,他的脸黑了黑。

“还有你!死……肥猪!”尤里把“死”字硬生生从自己的舌尖吞回了肚子里。当着死秃子的面骂那只小猪,指不定那秃子就又要发疯。

“诶…”还有我的事情吗?勇利抬起头,看着尤里。

“把你那迷弟的眼神收起来!不就是见到个死秃子吗!?激
动成那样!!你刚才就像一个给女孩表白的初中小男生!”

自己有那么明显吗?!完了完了…肯定没给维克多留下一个好印象!勇利红着脸偷偷看了眼维克多,此时维克多也在看着他,并冲他无奈的笑了笑。

呜哇…丢死人了!勇利现在特别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肥猪你还看!”

“尤拉奇卡…对于刚认识的老师要礼貌哦…”男人微微压低了自己的声线,这样的声音更加有磁性,也包含了一丝警告的意思。

“钦…”尤里成功接收到了警告的信息,不耐烦了撇过了头,打了个响鼻。

“很抱歉。”维克多对勇利说。

“允许我重新介绍一下尤里吧。他是我远亲…算是我侄子吧,我现在是他的监护人…性格有点…叛逆。勇利,你知道的…他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总是有点…额…特立独行?他明年就要开始参加大赛了…我把他接到这里来让他学习一段时间音乐,我觉得这样子有助于他更好的体会曲目中的感情。”

“尤里参加…大赛?那么他也是个花滑运动员?还是维克多的亲戚?”勇利有些惊讶地望向尤里,怪不得长得那么好看…基因这个东西真是强大呢…

“是的,而且他可被誉为天才呢…没准再过几年,赛场就是他的天地了…”

勇利望着维克多,他本来想说:维克多再过多少年都依然是第一!自己永远喜欢维克多!这种话。但是想了想觉得这有点太…迷弟了…于是没有说出口。只不过…尤里这么厉害啊…还真是没看出来啊…转头看向尤里,勇利的眼睛里充满了赞赏与期待。

不好!有危险!

看到勇利那样的眼神后,尤里突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令他毛骨悚然的根源肯定不是勇利那小动物一样温软的眼神,而是在旁边恶狠狠地冲他微笑的维克多。

哦!你们这两个人烦死了!祝你们赶快结婚!赶紧滚在一起!
尤里在心里咬牙切齿的想道。

“所以,秃子,你来找我有事吗?”

“当然有,今天下午雅科夫说有个聚会,叫咱们过去,你把东西收拾一下,可能晚上才回来。”

听见他们开始聊私事,勇利意识到自己也该走了,看了眼手表,果然已经到点了。

“啊,那个。对不起,我该走了,时间已经到了…”勇利对维克多和尤里说。

“哦…是嘛?”维克多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啊,是到时间了…勇利你住在哪?要我送你回去吗?我开车了。”

“不不不…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勇利急忙摆了摆手。
要是自己坐维克多的车回去,今天估计自己就什么都干不成了,会一直躺在床上兴奋的打滚吧。

急急忙忙地收拾好的东西,出门的时候,维克多还和自己说了再见。

关上尤里家的门,走出富人区,坐上公交车,回到自己
的宿舍,再一头栽倒在自己的床上。

今天简直像做梦一样…看着雪白的天花板,勇利躺在床上傻笑着。

和自己一直憧憬的人离得那么近…还说上了话…

这和自己上次接触维克多的时候感觉完全不一样…自己没有戴口罩…维克多也没有喝醉…而且这是光明正大的…

想到这里,勇利的心里似乎塞满了甜腻的蜜糖。

勇利把自己的头埋在被子里蹭了蹭。好开心,真的好开心!

可是…自己是维克多的跟踪狂…维克多如果知道了…肯定不会再理自己了吧…一定要把自己隐藏好。万一有一天,维克多发现了怎么办?

自己绝对不能让维克多讨厌自己。

这样想着的勇利越来越觉得不安。

所以说,最保险的方式,还是让跟踪狂暂时勇利消失掉吗?勇利在心里对自说。

是啊…维克多现在看起来很有精神…自己也不用再进他家了…也没有理由进他家了…要不就让跟踪狂勇利从现

在开始退出维克多的生活吧!!需要的时候自己再出现就
好了!…勇利这么想着。但是要怎么办呢…?
有了!!

灵光一现,勇利突然从床上跳了起来,跑到书桌前,拿起笔和纸,开始写起来。

什么时候要再去一次维克多家里!

——“雅科夫说有个聚会,可能晚上才回来。”

突然维克多和尤里的对话浮现在脑海里。

那么!就今天下午吧!

勇利把写好的纸条装在包里,推开宿舍的门,向维克多的家走去。





撩了秃子就想下线,没那么容易。
既然田螺勇想下线,那么就该痴汉·维上场了。到手的田螺怎么能让跑了。

评论(20)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