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里的青花鱼

写画一体机,沉迷维勇(维恰世界第一可爱),顺便产狗崽粮和酒茨粮。

【维勇】逆向跟踪(7)


花滑运动员维(25)x跟踪狂勇利(19)

你们有没有想过,当跟踪狂反被自己的跟踪对象跟踪会是个什么样的场景?

被跟踪的对象反而疯狂的爱上了自己的跟踪狂?

这一切听起来多么的不可思议!就像一个天大的笑话

7.

尤里坐在车里,把头靠在车玻璃上静静的看着窗外的景色。

车子的座位上被某个热爱享受的人铺上了柔软舒适的绒毯,空气里也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似乎是混合的花香但是又带了点薄荷的味道。

只不过尤里可没有用香水的习惯,他身上只有沐浴乳和洗衣液的味道,而且他也不喜欢香水的味道。

那种人工合成的味道让他想打喷嚏。

尤里转过头看了一眼正在开车的维克多。

维克多今天穿的很休闲…但是似乎和平时又不太一样…线衣的花纹和色调换成了暗一点的颜色,风衣的颜色却是那种比较偏暖的棕色…皮鞋似乎也换了个牌子,总之…确实很衬他。

这家伙…

尤里冷笑了一下。

他已经可以想象维克多为了见勇利把自己打扮了多久。

“喂,维克多。”

“嗯~怎么了?”维克多说话时候的尾音微微上挑,透出着他现在愉快的心情。

“你车里的香水该换了。”

“诶~?是吗…”维克多开着车,眼睛看着前方,但是注意力似乎并不在路况上。这让尤里有点担心自己的安全。

“味道很呛。”尤里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

“我觉得还好吧…”维克多吸了吸周围的空气,味道明明很淡。

“这味道简直和你今天的打扮一样骚包。”尤里毫不客气的评价道。

维克多愣了愣。

我今天很骚包?我可是专门挑了很久衣服的…为了让勇利不觉得和自己交流有压力,他可是研究了很久穿着带给人的第一印象。自己专门把自己打扮的朴素而休闲…尤里居然说自己骚包?自己哪里骚包?

维克多微微皱起了眉头。

看见维克多好看的眉毛皱起的尤里在心里乐了一把。不得不说,维克多不痛快这一点使他非常愉悦。

“还有维克多。”尤里看着车子越开越往市郊跑不得不提出了从上车开始他就在心里一直重复的疑问“你说雅科夫叫聚会是假的吧?”

“哦,是的。”撒谎的男人面不改色的答道。

“现在要去你爷爷所在的医院。”维克多继续说“给他办转院手续,或者直接把他接出来。和他一起吃个午饭,下午把他送到新医院,再送你回去。”

尤里睁大了眼睛。

“怎么样?很惊喜吧。”维克多转过头冲尤里笑了笑“尤拉奇卡同志请继续加油。以后会有更多惊喜。”

这确实是个惊喜。

但是这是自己“卖掉”了那个男孩所得来的惊喜。

尤里感觉自己的良心再次受到了谴责。

想到这里,尤里的思绪再次回到了胜生勇利身上。自己
在见过胜生勇利之后再次肯定了对他的印象。

果不其然,和照片里给人的感觉一模一样。

温顺,有耐心,做起事来很认真仔细,有礼貌,虽然衣着朴素且没品位但是干净清爽。还有补充一点,他身上有股淡淡的味道,给人一种很清新的感觉。

尤里以前从来没闻过这种味道,但是自己挺喜欢的。
嘛…要不以后对那只小猪好一点吧…

自己为了自己的利益…把那样一个单纯的小猪卖给这个疯秃子真的好吗…

尤里已经预感到自己的良心将会随着自己和勇利交往的程度加深而备受谴责。

“喂,维克多。”尤里看着窗外说。

“胜生勇利那个家伙…真的是个跟踪狂吗?…”怎么想他都觉得那只小猪不像。

维克多并没有回他的话,尤里也没有转头过去。

“你到底是怎么确认……等等!”尤里突然转过了头,那一瞬间,他看到了维克多脸上还没来得及褪去的病态笑容。

“难道你!!”尤里睁大了眼睛瞪着正在开车的男人。

“不不不…尤里你别瞎想…我可没做什么…这次我说的是真的。”维克多说着说着,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扬。

在短短几秒的时间里一些被忽略的小疑点开始在尤里的脑海里串起来。然后串成一根长线。

维克多这个家伙…不会从一开始就…

“愿上帝保佑,我今天说过的话没有白说。”维克多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让本来就处于震惊的尤里更加摸不着头脑。

“但愿我晚上回去,有一桌丰盛而美味的晚餐在等我。”维克多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另一边

胜生勇利提着新鲜的食材站在维克多的公寓前,从自己的外衣口袋里掏出了维克多家的门钥匙。钥匙上挂着一个边缘皮制的半透明卡包,里面是维克多抱着他家狗狗马卡钦的照片,那时候维克多还留着长发呢…

勇利看着维克多的照片,甜蜜的笑了笑。

打开门锁,勇利抽出钥匙,小心翼翼地轻轻放回自己的口袋里。这可是维克多给他的第一件礼物。就算维克多已经不记得了。

推开门,摸到手边的开关,打开灯,整间屋子瞬间亮了起来。

从自己的包里取出鞋套穿在脚上,勇利走进了房间。

把食材放在厨房的台子上,勇利跑到杂物间熟练的取出围裙和吸尘器,开始打扫卫生。

书上说,从屋子里的装饰可以看出来一个人的性格。这点勇利是有体会的。

以前他只能从电视,海报什么的间接了解维克多,而现在他可以进到他家…额…尽管是…非法的。但是他却更加了解维克多了。

比如说这个男人很喜欢买衣服。这个从维克多卧室里的巨大衣柜就可以看出来。其实勇利特别想看一看里面的衣服,但是…那毕竟是维克多的个人隐私…自己见到他衣服最多的那一次就是他前一阵子酗酒,昂贵衣物扔的到处都是。他在收拾的时候,甚至在阳台捡到了维克多的一条内裤。

只不过维克多穿什么都好看,衣服多是正常的。

勇利在心里肯定了维克多一番,然后脸红了。

他想起了自己帮维克多洗内裤的事情。

再比如说,他家里的装饰物很多,他喜欢有艺术感的生活。毛茸茸的大地毯,墙上的油画,,漂亮的窗帘还有很多小的装饰品。勇利在杂物间还发现了一堆精致的俄罗斯套娃和花瓶——也许维克多也有一点收集癖。

还有一些小玩意,像是漂亮的小弹球,陀螺之类的。这个男人也许挺小孩子气的。

维克多的床很软,沙发也很软很大而且整间屋子里有很
多可以躺下或者倚靠的地方,说明他喜欢舒适。

洗手间里有很多的护肤品,这说明维克多在他的皮肤上
花了不少功夫。也对,毕竟他那么好看,而且是花滑运动员。

每一次打扫维克多家里的时候,勇利脑子里满满的都是这些,他似乎可以看到维克多平时在家的样子。因此,他在打扫卫生的时候从来没有觉得累过。

厨房维克多不经常用——这从厨具的崭新程度与没有开封过的调料就可以看出来。

只不过…最近维克多有自己练做菜?

勇利看着比上次少了一半的调味酱想道。

如果是给自己做菜还好说…给别人的话…

勇利微微低下了头…

反正不会是给你。

勇利在心里对自己说。

算了算了…先不想那些了…抓紧时间干活…然后做饭!

于是田螺小勇利咽下心中那一点小小的苦涩,重新开始干活了。

几小时后———————

“呼啊…”勇利坐在沙发上,松了一口气…

真累啊…一次性打扫这么大间屋子,还要做饭。

勇利揉了揉自己酸痛的肩膀。

多亏自己体力好…

只不过看着餐桌上那冒着热气的晚餐,勇利还是觉得蛮开心的。

虽然不知道今天去聚会的维克多回来后有没有胃口再吃自己做的饭。

对了!差点忘了!勇利跑到门口,拿起放在柜子上的自己的包,从里面拿出了中午写好的纸条。然后他把纸条压在了维克多的碗下边。

要不…休息一下再走吧…

勇利坐回了沙发上,不一会儿肚子便发出了咕噜噜的叫声。

中午走的太急,没喝水也没吃饭。勇利望着桌上丰盛的饭菜,咽了口口水。

好…好饿…自己做的…吃一小口也没问题吧…就一小口…

勇利盯着一桌子菜沉默了一会儿,还是走到了餐桌前。
吃一口吧,我好饿啊…没事的就一口……他听见自己的胃对自己说。

可是要怎么吃呢…自己又没带餐具…

然后他看到了维克多的碗和勺子…

……

不行!不行!勇利!你要做一个有原则的跟踪狂!你要是用了那把勺子你就是变态了你知道吗!那上面在不久前还有维克多的口水!

可是…维克多的…口水……维克多用这个…碰过嘴唇…

勇利的意识现在分成了两半一半劝他保持原则…另一半劝他和维克多来个间接接吻。

勇利沉默的站在餐桌边,死死的盯着维克多的勺子。

最终…他选择了拿起勺子,舀了一小口汤,然后颤颤巍巍地送到了自己口中。

唔…挺好喝的…

然后勇利拿着勺子脸色通红的跑向厨房。

自己喝汤的时候…满脑子都是维克多然后他的嘴唇…呜哇!

脸红到爆炸的小火山勇利,把维克多的勺子重新洗好,擦干,然后放回了桌子上。

维克多的勺子盛过的汤,就是好喝!

———此时楼下。

维克多·尼基弗洛夫仰着头,看着自己公寓的灯光,正笑得一脸幸福。





我快开学了,作业写不完!于是我现在正在——紧张的打着字!紧张的看手机!紧张的刷LF.

第八章预:
尤:“你真的没有跟踪他?”
维:“我当然没有~(摆手),我只是怕他晚上去不安全,送送他。对,我只是送送他。”(维式纯良笑)

评论(21)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