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里的青花鱼

写画一体机,沉迷维勇(维恰世界第一可爱),顺便产狗崽粮和酒茨粮。

【维勇】逆向跟踪(8)

花滑运动员维(25)x跟踪狂勇利(19)

你们有没有想过,当跟踪狂反被自己的跟踪对象跟踪会
是个什么样的场景?

被跟踪的对象反而疯狂的爱上了自己的跟踪狂?
这一切听起来多么的不可思议!就像一个天大的笑话。



8.

在维克多家里休息了一会儿的勇利开始准备离开。

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现在已经快七点四十了,外面的天空早已经黑的彻底。

俄罗斯这个国家…感觉一年四季里三个季节都是冬天…
每天晚上都冷飕飕的。

想到自己要从维克多暖融融的公寓里进入到外面的寒风中,勇利打了个哆嗦。

他突然觉得这个场景很像他小时候缩在自己家暖暖的被炉里不愿意起来去上学的样子。

但是不走不行啊…万一维克多回来了怎么办。

勇利跑到窗户跟前,小心翼翼的只露出小半个脑袋。

嗯,维克多的车不在楼下!安全!

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戴上了口罩和帽子。

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又有点感谢俄罗斯的气候了。虽然俄罗斯人身强体壮,但是晚上出行还是有不少人戴着帽子和口罩。所以没人会觉得他奇怪。

关上维克多家的灯,关门前再检查一下自己的东西有没有忘带,收拾妥当的勇利向楼下走去。

此时维克多正坐在他公寓前小花园的长椅上,静静的等待着他可爱的小田螺下楼。

这个小花园的灌木长时间没有人修建,里面的地也满是落叶。维克多并不喜欢这里,但是这里是个绝佳的隐蔽场所,灯光只能透过来微弱的一点,在这种黑漆漆的夜晚,没人可以发现里面坐着个人。包括从上面看,也就是从自己的公寓向下望。

他故意把自己的车子停的很远然后步行回了这里。

所以不管怎么说,他可爱的小田螺都发现不了他。

维克多舔了舔嘴唇,轻轻挪动了一下身子。不得不说,在冰冷潮湿还透露着一股霉味的椅子上坐了两个多小时还真不好受。

突然维克多的瞳孔收缩了一下。

他公寓的灯灭了。

维克多的脸颊上开始浮现出红色,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

来了。

十几秒后,勇利从楼道的出口处探出了半个小脑袋。

哦!他居然穿的那么严实!维克多小小的失望了一下。

只不过…他真像只可爱的小动物,野生的那种。

维克多这么想。

勇利在发现周围没什么人后,就大胆的走了出来,他的步子很快,大概是想快点离开。

等勇利过了一个拐角后,他便从小花园中走了出来,开
始悄悄跟在勇利的身后。

可惜被跟踪的小兔子并没有发现身后恶劣的捕食者,还在高高兴兴的往前走。

勇利其实也感觉很奇怪。

为什么有一种好奇怪的感觉…似乎哪里和平时不一样…这种感觉不好形容…反正就是让他心里毛毛的…

错觉吗?

勇利转过身,回头望去。

明明什么人都没有啊…

皱着眉头,勇利一脸困惑的继续向车站走去。

在他身后的一栋房屋的拐角处,维克多轻盈的转了个身,继续跟在他身后。

动作轻盈的就像一只大猫。

而且这只大猫正在捕猎。

直到勇利坐上公交车,那种毛毛的感觉才渐渐散去。
在公交车驶离车站大约20秒时,勇利回头看了一眼车站。

站牌后面那里…似乎有个人影…

由于太黑,加上近视,勇利并不能确定自己真的没有眼花。

错觉吧…

勇利这样想着,回到了自己的学校。

————————另一边

维克多哼着歌,笑嘻嘻的打开自己公寓的门。

然后蹦蹦跳跳的“走”了进去。

当看到餐桌上还温热的衣着饭菜的时候,他的嘴巴咧成了一个漂亮的心形。

“wow~!amazing!!”

他对着那桌饭菜喊道。

如果有人见到了他现在的行为,那人一定会怀疑他的智商与年龄。

只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他欣赏了一桌美味的饭菜几秒之后,快速跑到了卧室,出来的时候,手中抱着自己的电脑,还有一个黑漆漆的小盒子。

接下来,他跑遍厨房,杂物间以及其他房间。他手中又多了好几个小盒子

最后,从客厅的一个镂空花瓶里取出了一个漆黑的小盒子。

坐在沙发上,将小盒子挨个连在电脑上开始查看里面的录像。

那根本不是小盒子,全部是微型录像器。

而且这些小东西从第一次勇利进入维克多家里以后,就已经安放在了房间的各个地方。

维克多喜欢这些小东西。本来订购它们只是为了抓住进
自己家的那个“变态”。结果,它们却帮自己找回了失散多年的珍宝。

他的勇利。

他记得自己第一次看录像的时候,本来是打算看看然后就交给JC的,直到他看见男孩放大的一张正脸。

他不敢相信,他觉得自己发了疯。

他找了他的yuri很多年,然而这么多年来自己却像个废物一样只找到了一点线索。自己还去了好几趟日本。他曾经向当年的警察提问,向当年那对夫妇所租住房子的房东提问。但是由于自己的“前科”,几乎没人告诉他什么信息。

他用遍了自己可以用的所有方法。

拖的时间越长,他找回他的男孩的几率就越渺茫。相貌的改变,命运的变动。无数不可控因素使他崩溃。他想过放弃,可是每当晚上他辗转难眠的时候,他脑海了全都是那个手里捏着糖果,给当时绝望的自己拥抱和吻的那个软嘟嘟的小男孩。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寻找yuri的最大筹码,就只剩下了记忆中那可爱的脸庞。

他曾经在夜里轻轻的抚摸过yuri的五官无数遍。但是,一个人儿时还没完全长开的相貌特征又能保持多久?

如果那个人的相貌没有太大变化,自己还能找到他,那么这就是神迹。

自己绝对不会放开他。

视频中的勇利被暂停在一张正脸照,但是微微低了一点头,微微显出还有一点婴儿肥的脸蛋。整个人看起来比他现在的年龄还小。八字眉显得他乖顺温和,还有维克多记得最清楚的——他略带红棕色的眼睛。

维克多看到这里整个人已经震撼的全身发僵,那双眼睛和眉毛他是绝对不会忘了。

那个下午他把视频看了一遍又一遍,隔着屏幕抚摸男孩的眉眼,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奇迹真的存在?

然后他以一个非//法的途径在几小时内得到了男孩以及他家人的资料。

“所以…那个男孩叫什么?”维克多感觉自己握着电话的手在颤抖。

“先生,那个男孩叫做胜生勇利(yuri)。”

那一天,维克多觉得自己的生命重新获得了救赎。

他决定下一季休赛。

他要让自己的男孩重新回到自己身边。

尽管他的计划才刚刚开始。

维克多看着电脑中男孩忙碌的身影,笑得甜蜜。

抬头环顾了家里一圈,感觉和平时大不一样。这里每一次勇利出现过后就不再有公寓的感觉,而有家的感觉。

只要一想像勇利在自己家里忙忙碌碌的情景,维克多觉得自己的心里塞满了甜蜜的糖浆,满到往出淤积。他看视频的时候,一直在微笑。

他一动不动看了几个小时,一帧都没有跳过,当客厅的视频看到快结束时。维克多突然变得兴奋起来,还吹了个口哨。

他的小田螺终于学会主动一点了。

当他看见勇利将自己的勺子放进嘴里然后变得脸色通红的时候,他啪的一声合上了电脑。然后走到了餐桌边,毫不犹豫的拿起自己的勺子放在了嘴里。

把嘴唇轻轻的在勺子上摩擦,他似乎就可以感觉到自己在和勇利接吻。他那软软的嘴唇和小小的舌头…

维克多的脸上因为兴奋而一片通红。

他今晚想抱着自己的勺子睡觉…

于是维克多就这么做了。

但是,一把勺子,又怎么能够呢?

没关系,慢慢来…慢慢来…迟早勇利会是你的。

维克多在心里对自己说。



下一章,恭喜维克多获得咸猪手老变态称号。

评论(67)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