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里的青花鱼

写画一体机,沉迷维勇(维恰世界第一可爱),顺便产狗崽粮和酒茨粮。

【维勇】田螺男孩

花滑运动员维x田螺小妖精勇

我来撒糖啦!!!!你们不是喜欢小田螺的故事吗?!来啊!快活啊!!!吃糖啊!!!!

这是个短篇

本来是情人节福利,结果开学太忙,硬生生没时间。还被自行车给撞了,到现在整条腿和脚上都是青的…唉…幸亏我肉厚,撞不烂…《逆向跟踪》我今晚写的完就更新。

1.

维克多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脸色热的通红就像煮熟的虾子,但是他却觉得自己很冷。

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里面的棉花似乎全部被换成了砝码,压得他觉得自己把自己的手从下面抽出来都费力。

好不容易抽出自己的手,把手伸向床头柜,在黑暗中摸
索着台灯的开关。

“啪!”

开关被按下,暗淡柔和的橘色光芒铺撒在卧室里。

维克多费力的拿起自己的手机。

9:23

现在是白天吗?

维克多转过头,看着卧室里厚重的丝绒窗帘。这东西把光完完全全的遮了个干净,压根看不出来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

手机屏幕显示着雅科夫和尤里的几个未接电话,只不过维克多并没有理睬。

今天是2月14日。

情人们的节日。

是美好的一天不是吗?

玫瑰,巧克力——还有爱人。

然而今年的情人节似乎不怎么美好啊。

维克多放下手机,用胳膊挡住眼睛。

往年的自己今天都在做什么呢…读读粉丝的留言,出去散散步…如果有情人的话便请对方共进晚餐,反正从来没有闲下来过。

这几年自己虽然没有和别人交往,但是情人节也会选择看看自己的粉丝们,给她们送出一些小礼物。

然而现在,自己却只能无力的瘫在床上,感受发烧带来的阵阵眩晕。

他想要起来喝水,或者给自己找点药,但是却没有一点力气。

想要给雅科夫或者尤里打个电话让他们来照顾自己,但是他又想起来——尤里今天肯定在和那个哈萨克斯坦男孩在约会,雅科夫肯定别扭的捧着一些玫瑰花去找莉莉娅了。

我不应该打扰他们。

今天是他们的节日。

维克多躺在床上,听着一片寂静中嘀嗒嘀嗒的钟表声。

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孤独。

这并不是第一次他觉得孤独,只不过以前都被他刻意忽略掉了。他讨厌这种感觉。平常自己可以做很多事情来抵消这种可怕的感觉,但是现在自己连动动手指都觉得累。

于是这种感觉在一片寂静中被无限放大。

自己以前谈过不少恋爱,自己尊重自己以前的每一位伴侣,无时无刻不扮演着完美的形象。然而这种所谓让人极度满足,快乐,甚至失去理智的感情——爱情,他却从来没有感触。和自己的恋人在一起很快乐,然后两人只要一分开,这种快乐就结束了。奇怪的是,自己却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位曾经的伴侣有过那种留恋之感。渐渐的他发现了,自己感受不到爱情。无论怎么样,都感受不到。

悸动,兴奋,酸涩,满足。不论是正面或者负面的情感,只要是人在恋爱中应该产生的情感,他都感受不到。

起初他还是渴望着那种所谓令人神魂颠倒的爱情,可是后来不管他怎么尝试,他都从来没有感受到。

尤里他们说着都怪他自己从来没有真正的动过心。

然而要怎么样才算是动心呢?动心又是什么感受?

在很多次尝试后。

他放弃了。

反正只要当下开心就好,爱情要那种东西干嘛!

他抱着这样的想法生活了好几年,自己似乎真的把做到了自己的两个“L”弃之不顾,然而总有一些处境和日子提醒着他——你没有这种感情是不行的,而且维克多,你明明深深渴望着爱情。

是啊,他承认,尤其是现在。

他想要个温暖的人照顾他,体贴他,他想要一起床就看到那人穿着围裙给自己做着美味的饭菜。自己可以抱住他,吻他,两个人情意绵绵的对视,眼中只有对方。

然而现实中却只有发烧的自己和黑漆漆的屋子。

可是…真的好像要啊…

维克多把胳膊放回了被子里。

他觉得自己现在被烧傻了。

他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神奇的想法。

他居然在想,如果自己现在放任自己发烧,会不会就会像母亲小时候给自己讲的童话中一样,出现什么精灵来照顾他。

怎么可能…

维克多在心里嘲笑着突然变得幼稚的自己,然后又慢慢昏睡了过去。

维克多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半魂半睡中似乎有个迷糊的身影触碰自己的脸,还有什么冰冰凉凉的东西轻轻碰着自己的额头,对方似乎在自己的屋子里乱走。

奇怪的梦…但是似乎又不是梦…

维克多感觉自己的眼睛已经没有力气睁开了,脑子里一片混沌。

自己家里进来人了…?如果来人的话…马卡钦会叫的吧…啊…话说今天没给马卡钦喂吃的…

思绪一片混乱维克多又沉沉睡去。

再次清醒的时候,维克多突然发现自己不发烧了…浑身一片轻松…马卡钦正在卧室门外轻轻的拍打着…

怎么回事…自己不是发烧了吗?…这么快就好了?

他伸了伸自己的手臂…一点酸痛感都没有…

难道说…自己发烧是一场梦??

疑惑的打开手机。

2月14日

10点41。

…一个小时之内,一个没吃药发高烧的人,是绝对不会痊愈的。

所以…那一场严重的高热,和那席卷而来的孤独仅仅是一场噩梦…?

这未免也太真实了…维克多感觉自己的头皮有点发
麻…有什么东西不对劲…

他坐起身子,穿上鞋,打开门。

马卡钦见主人人开了门,兴奋的蹭着维克多的小腿。

“早上好,马卡钦。”维克多揉了揉巨贵的棕色脑袋。

马卡钦也冲维克多温和的叫了一声。

“抱歉,马卡钦,饿了吧,我这就弄吃的。”

维克多望着一片光亮的房间,窗外还有几只鸣叫的小
鸟。是一个大好的晴天。

他伸了个懒腰——果然刚才是梦。

重新迈开稳健的步子,维克多愉悦的走向厨房。

走过一个拐角,进到了厨房。

然后维克多差点被吓得叫出了声。

一个黑发青年,正穿着一条带花边的小围裙背对着他。

他家里有个人!!!有个陌生人!!!

对方转过来后显然也被自己吓了一跳,手上抱着的盆子吓得差点扔了出去。

青年惊恐的看着他,身上突然冒出了一阵烟雾。

“嘭!”的一声后,青年消失了。

整个过程,也就三秒。

维克多站在厨房的门口,吓得张大了嘴。

……有人!!!人消失了!!!!

“马…马卡钦!!”维克多颤抖着声音“刚刚是不是有人!!!”

棕色的巨贵兴奋的朝主人叫了一声,似乎是很肯定的回答着维克多确实有人,然后迈开四条腿,跑到了刚才那个“人”站着的地方,兴奋的冲主人摇着尾巴。


恢复更新了!!!⊙▽⊙你们想我吗?!!!

评论(21)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