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里的青花鱼

写画一体机,沉迷维勇(维恰世界第一可爱),顺便产狗崽粮和酒茨粮。

【维勇】逆向跟踪(9)


花滑运动员维(25)x跟踪狂勇利(19)

你们有没有想过,当跟踪狂反被自己的跟踪对象跟踪会是个什么样的场景?

被跟踪的对象反而疯狂的爱上了自己的跟踪狂?

这一切听起来多么的不可思议!就像一个天大的笑话。



本来想着洗完澡写完这一章,结果打开文档发现自己已经写完了。
我啥时候写的???(白人问号脸

9.

晚上

维克多抱着暂时代替勇利的勺子,慢慢躺进了被子里。

甜蜜的满足感充斥着他的内心,但是一把小勺子是远远不够的。

不知道勇利可不可以感觉到我的思念呢?

维克多这样想着,慢慢合上眼睛。

愿他的梦里有我,我今夜的梦里有他。

但是感觉…总是忘了什么…忘了什么来着…

困倦渐渐淹没维克多清醒的神志,他现在很放松,他觉得今晚自己一定会睡得很香甜。

确实,他今晚睡得格外香甜,但是却被一件事情打断了。

马上要彻底沉浸在睡梦中的他突然想起自己忘了什么。

勇利给自己做的饭!!!他忘了吃!!!!!他居然把勇利给他做的饭晾在桌子上!这简直不可原谅!

猛地掀开被子,维克多跳下床,跑到餐桌边。

他看到了被自己遗忘,变得冰冷——那些可怜的饭菜。
哦…这可真是…

维克多跑进厨房,取出保鲜膜,准备把菜先放进冰箱,明天拿出来热一热吃。

“嗯?”把碗端起来的维克多突然发现碗下面压着一个小纸条。

勇利留的小纸条!

天哪!我的亲爱的给我留了小纸条!!

维克多的脸上瞬间绽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他的神情如
同收到恋人礼物的少女。

他想起了以前勇利来到他家那几次给他留下的小纸条。自己的男孩用有点蹩脚的俄语字母和带有一点点语法错误的句子,礼貌而青涩的想自己表达他对自己的思慕与爱意。

勇利的每个小纸条无疑都被维克多收藏了起来,他把这当作他和勇利爱情的见证。

“wow!!~”维克多高兴的想要蹦起来,只不过半夜这么做不太好,会吵到邻居。

兴奋的把小纸条捧在手中,维克多笑得开心极了。

这究竟是一份怎样的惊喜呢?!

维克多快速阅读着纸条上清秀的字迹,渐渐的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然后变得不可置信,最后变得苍白而憔悴。

他手中的小纸条写的满满的,但是他眼中只有一行字。

————所以尊敬的维克多先生,我不会再来打扰您的生活了。请您好好生活,虽然您可能觉得有些恶心但是…我还是要说——我永远爱您。

署名是:

您家的非法入侵者。

这不是惊喜…这是惊吓!!

维克多的脸一片苍白,他很生气,只不过他更想哭。

他感觉到自己受到了欺骗。

你说你永远爱我……你明明说你爱我…!你爱我难道就要离开我!!

你来我家那么多次我连门锁都没换过!!你难道察觉不到我的心意吗?!勇利大骗子!

把小纸片揉成一团,狠狠的摔在地上。

过了一会儿,愤怒与伤心交加的维克多又将小纸条捡了起来,把皱成一团的纸重新捧在手心铺平,然后放进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

盒子上面写着:

我与勇利的爱情。

上面甚至还装饰有维克多的爱心涂鸦。

坐在沙发上,维克多轻轻抚摸着小盒子,眼泪在他眼眶里打转,随时可能决堤。

他现在脸色很平静,短暂的难以置信与伤心过后,余留下来的就是气愤。

他的勇利不想来他家了…勇利不想来他家了…他的勇利是不是喜欢上别人了…或者是勇利发现我跟着他了…?不…不要离开我…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维克多感觉自己接近勇利的计划就像是撞上冰上的泰坦尼克号——在一片辉煌与绚烂中起航,然后被命运的岩石弄得支离破碎。

以往的维克多可以比现在更冷静并且对事情进行分析,但是不得不说,维克多自己也明白,他在面对勇利时总是有那么点不理智,就像个无理取闹的孩子。

他控制不住自己。

维克多窝在沙发的靠垫里,失魂落魄,像一个失去了自己最心爱东西的孩子。

你明明说你那么爱我,为什么现在要远离我?

既然你说过你要照顾我,为什么现在说你要离开?

骗子…大骗子!

维克多知道自己完全是在耍脾气,是在任性,他现在的一切思考不过是在想勇利乱发脾气——勇利并没有做错什么,勇利从头到尾都没做错什么。

可是他接受不了勇利离开他的世界(尽管勇利并没有完全离开),他想哭,他想抱着勇利问他问什么要说这些话来伤害他,他想抱着勇利说自己爱他,爱的发疯。

维克多恨不得立刻就抛弃掉自己绅士的外皮,把勇利按在自己的床上,或者勇利的床上,抚摸他,吻他,将他压在身下,让勇利感受到他的爱。

他甚至觉得,如果他是个跟踪狂就好了,自己可以窝在各个地方窥探着自己的爱人,也可以一直跟着他。或者潜入他家,趁他睡着了爱抚他。

然而这一切都不可能,如果自己真的做了这种事情,勇利肯定不会接受自己。

维克多懊恼的抱住了自己的头。

怎么办…怎么样在能知道勇利的想法…怎么办…

我必须主动点。

试图引出话题。

暗示他,勾引他。

他会被我吸引。

如果他想逃,我就把他抓回来。

绝对不可以让他逃掉。

不许离开我。

计划,该改变了。

—————————————————

今天是周天,勇利起的很早。

这是他近几个月来难得的“有精神”的早晨。

这把披集吓了一跳,接下来披集摸着自己的心口,笑得安心。

正在穿西装的勇利拽了拽自己的领带,无奈的看了披集一眼。

“披集,我都说了我真的没有被黑社会要挟。”

然而披集还是笑得如同看到自己好多年不见的孩子的母亲一样。

有一种“没事,孩子你回家就好。”的感觉。

不是勇利想象力丰富,而是披集的表情实在太像了。

“勇利,我很高兴你走出了生活的阴影。”

“披集…我…”

“嗡…嗡…嗡…”勇利的手机突然响了。

来电显示是个陌生的号码。

“谁啊?”披集边叠被子边问。

“不知道…陌生人…”说着勇利按下了接听键。

“喂,您好,这里是胜生勇利,请问您是?”

“勇利~早上好~”富有磁性的男声从电话的另一边来,对方的语气很轻快,但是微微沙哑的声线让勇利的耳朵打了个颤。

这个声音是…

“维…维克多…?”勇利握着手机说出了自己猜测。

“答对了!勇利~”

这一声勇利后面拉着一串柔软的尾音,像是在对他撒娇。勇利又感觉有电流从声音中传来,这次他被电的全身上下一阵酥软。

维克多私下里的时候这么爱撒娇吗…真是…好可爱!

勇利现在想在床单里打几个滚,可惜披集在场。于是勇利打开通话界面,点开了电话录音。

“维克多先生…那个…你是怎么知道我电话号码的?”

“诶~?勇利笨。勇利自己写到家教网上的啊!”

哦!对!我自己写上的!我真是个笨蛋!

勇利的脸慢慢红了起来。

“诶?勇利不说话了…害羞了吗?”维克多在电话那边问。

“没有…维克多先生有什么事情吗…”

“勇利今天可以早点来吗?我有点东西想给勇利…”维克多说。

“诶?给我?好的…我可以早点过去。”

“那么麻烦勇利啦~待会见~!”

维克多挂掉了电话。

放下电话,胜生勇利突然觉得自己今天充满了力量,他的脸上情不自禁的挂起了幸福的笑容——不得不说,和维克多光明正大的见面,感觉真是棒极了。

突然,一道奇怪的视线打在了勇利身上,勇利转过头,对上了披集的眼睛。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披集先开口说话了 。

“勇利,你要知道,不能找太奢侈的女孩做女朋友…这样………”

“披集!!!!”




小剧场

披集:我怀疑我的好友被黑帮要挟了!!他在拼命的赚钱!!!怎么办急!!在线等!!!
—————过了几天
披集:我怀疑我的朋友在外面喜欢上了拜金女!!!他还执迷不悟的为对方赚钱!!!连我的劝都不听!!!怎么办急!!!在线等!!!!

小剧场2

心机维:这只田螺,需要勾引。

评论(32)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