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里的青花鱼

写画一体机,沉迷维勇(维恰世界第一可爱),顺便产狗崽粮和酒茨粮。

【维勇】田螺男孩(2)

花滑运动员维x田螺小妖精勇

短篇,大甜饼

意想不到的更新时间。
话说最近是不是发生了生么事情啊…大大们最近都不太开心…(咋回事儿啊?不知道啊?这可咋整啊?)
还有昨天我又没有抢到喜欢的大大的特典。
我…又…没抢到…
Orz.
现在我这里正在下大暴雪。(哈一口气)冷啊。

2.

维克多现在怀疑自己真的在还在做梦。

他伸出手掐了掐自己的脸。

“嘶…好痛!”

维克多白皙的脸颊上被自己掐出了两个红指印。

很痛啊…自己不是在做梦…可是刚才确实有个人吧…

维克多看着刚才那个青年站着的位置,开始怀疑自己的大脑有没有出什么问题。他曾经看过一篇报道,上面说有个人在睡觉的时候姿势没摆好,扭到了颈椎还是怎么的,总之最后脑神经出了点问题,因此老是看见幻觉,最后被吓死在了自己家里。

维克多摸了摸自己的颈部,除了刚刚因为惊吓皮肤觉得有点发麻,他的脖子摸起来还算正常,起码根据手感来看自己的颈椎还没什么问题。

“汪!汪!”马卡钦冲维克多叫了几声,把正处于震惊中的主人拉回了现实。

“哦!马卡钦!”维克多看着兴奋的马卡钦才想起了自己来厨房的目的——给马卡钦准备食物。

“等一下,我马上就…马卡钦…?”

维克多迈步向装着狗粮的橱柜走去,正要取出马卡钦最爱吃的口味时,马卡钦突然轻轻咬住了他的裤角,边发出呜呜的叫声边把他向身后扯去。

“马卡钦?怎么了?”

他的狗狗现在显得兴奋极了,两只乌黑的眼睛都在闪烁
着。

不得不说,马卡钦作为一只被自己养了这么多年并且还很聪明的狗狗,有的时候它的行为是非常人性化的。

现在这个样子,马卡钦似乎有东西要给自己看。

“马卡钦?你要给我看什么吗?”

狗狗又轻叫了一声,继续将维克多向身后的地方拉去。
维克多顺着马卡钦的意思,走到了刚刚那个“青年”所站的地方。

一站到那里,马卡钦就蹲坐在了地上,冲维克多兴奋的叫着。

…这里有什么吗?

维克多环顾着四周。

阳光从厨房的窗户铺洒进来,整个室内明亮又整洁,是个晴朗的大白天。但是马卡钦的行为和自己刚才的幻觉现在让维克多觉得有点毛骨悚然。

“马卡钦…你到底要干什么…?”

马卡钦似乎变得有点急躁,它支起身子轻轻用前爪扒着
维克多的腿,然后再低下头,摆弄着自己的前爪。

在和马卡钦交涉了好几分钟后,维克多终于明白了马卡
钦想要告诉他什么。

马卡钦是想要告诉他,它的脚底下有个东西。

维克多府下身子,盯着地上的小东西。

那是一只…黑色的小田螺…?

不会吧…田螺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家里…这是从哪里来的…

不会是从下水道爬出来的吧…那可就糟糕了,这个东西
上面还不知道有什么病菌呢…还是早点扔掉的好…万一
马卡钦舔了一口,生病了怎么办…马卡钦…!!!!

就在维克多想怎么处理这个意外来客的时候,马卡钦当着他的面迅速的舔了一口那个黑糊糊的螺型生物。

“马卡钦!!别…”

“……呜…唔啊!”一声惊呼突然从不知名的地方冒了出来。

…等等…刚刚…那是什么声音…?

就在马卡钦舔弄那个小田螺的时候,维克多似乎听见了
什么奇怪的声音。

怎么回事…幻听吗?

维克多看着马卡钦,他怀疑自己现在不光眼睛有问题,耳朵也有问题了。

然后,马卡钦又当着他的面舔了一口那个小田螺。

“唔…唔…嗯…”

那个小小的声音再一次传到了自己的耳朵里…这是…人的声音…!

“马卡钦!”犹豫了一会儿,维克多下定决心,叫了一声自家爱犬的名字。

马卡钦这次得了维克多的命令,开始使劲舔弄那只小田螺,还开始用爪子去摆弄它。

然后,维克多这次彻底清楚的听到了那个小小的声音,并弄清楚了声音的来源。

“呜哇…狗狗…你…你…别舔了…求你了…呜啊!别舔了!”

那是一个男孩带着软软的哭腔的声音。

而声音的发源地,来自于地上那个正被马卡钦当成玩具的小田螺。

…这一切简直太疯狂了…

维克多犹豫了一会儿,从抽纸盒中抽了张纸垫在手里,然后将那只小田螺捏了起来。

“呜哇哇!!不要捏我!先生!请放开我!!”

这次那个声音显得慌张极了。

听见对方叫自己先生,维克多觉得自己的头一阵发懵。

…这简直太魔幻了…

…他居然听见一直田螺在叫自己先生…

这到底是个什么生物…

把小田螺放在手心,那个声音再一次传来。

“维克多先生!请放我下去!这里好高!”

维克多将手又往高抬了点,不出所料,这只田螺似乎快要急哭了。

“先生!!求你了…快放我下去!这里太…太高了!”

“等等…你是…额…田螺…在说话…?”维克多感觉自己有点被惊吓过度,导致他现在说话都说不清。

只不过那只田螺似乎听懂了他在说什么,轻轻晃动缩在壳里的肉嘟嘟的小身子,对维克多说:

“先生!我不是田螺!这里太高了!!请先把我放回地上!”

“哦…额…好吧…”维克多觉得有些口渴,舌头也有些打卷——这是他第一次和超自然生物交流。

看看这是什么…?自己家里有一只会说话的田螺…它还说自己不是田螺…

如果这不是超自然现象,那么就是自己的大脑真的出现了问题。

维克多决定待会儿立刻去医院做个检查。

顺便带着这个田螺一块去。

只不过…这田螺是地球上的生物吗?会不会突然变形…?还是说我把它放在地上后它立刻就会消失…?

不得不说,维克多有的时候想象力还是很丰富的。

维克多悄悄腾出一只手,握住了放在桌子上的一个空盆子。

“我这就放…你下去…”

维克多轻轻府下身子,将小田螺放在了厨房光滑的地面上。

“呼…~”维克多似乎听见小田螺松了一口气。

就是现在!!

维克多飞快的抓起空盆子,向田螺扣过去。

为了防止它逃跑!!先把它抓住再说!!

“呜哇!!”田螺发现自己的头顶突然出现了一片阴影,反应过来时,只来得及尖叫了一嗓子,然后就被扣在了盆子里。

“呼…哇噢…这可真…诶…!!!”

维克多将小生物成功的扣到了盆子里,刚松了一口气,盆子突然开始剧烈的振动起来。

“这是怎么…!!!唔啊!!!”

从盆子与地面的缝隙里发出了一阵耀眼的白光,还伴随着一阵烟雾。

维克多想要用手压住盆子,可是还没来得及伸出手,一股巨大的力量突然从盆子里爆发了出来,将维克多狠狠的弹开。

重心不稳的他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

“呜哇!维克多先生!!你没事吧!!!”

男孩慌张的声音从自己身前传来。

好痛!!维克多摔倒在地的时候磕到了自己的胳膊。

“嘶……”维克多抽了口气,还没来得及说出好疼两个字。眼前的景象就让他几乎忘了一切。

首先,是一双白嫩的双手出现在他的视野内。

诶…这是………

顺着那双手向上看去,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条粉红色的花边小围裙,上面还印着一只小田螺。

“维克多先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接着是一个男孩充满歉意内疚和担忧的声音。

最后的一幕,维克多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

那是个黑发的男孩,穿着他从来没见过的服饰,看起来也就十六岁的样子。他拥有一双黑色的大眼睛,但是在阳光的照射下却显出一点酒红色,他的脸红红的,眼睛也显得有些湿润。皮肤看起来很细腻,光看就让人觉得手感很好,头发有点乱糟糟的但是看起来很柔软。

也许本来这个男孩的头发并不乱。他的头发本来应该和
丝绸一样柔软光滑,维克多这样想。

因为男孩的头上扣着维克多刚刚用来扣田螺的盆子,明显是盆子把他的头发压乱的。

阳光照在男孩头上扣着的盆子上,反射出耀眼的一道光。

维克多被那束耀眼的光芒晃了眼睛,这感觉难受极了,他想流眼泪,但是他还是一动不动的盯着那个男孩。

维克多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撞击着自己的心脏,看着那个男孩,他听见了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

…这是怎么了?

噗通…噗通…噗通…这是谁的心脏在跳动…?…是我的
吗?

“…嘿…”维克多感觉自己的脸上不自觉的绽放出了一个傻兮兮的笑容“那个…请问…你的名字是…”

哦!多么傻的开场白!!!

“诶?”

男孩也没想到维克多会突然这么问自己,惊讶了一
下,脸上的红色的又变浓了一点。

“我叫…胜生勇利…”

胜生勇利…维克多在心里念着这个名字,似乎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这就是维克多和胜生勇利的第一次见面。一个头上扣着盆子坐在地上,另一个还摔倒在地上仰着头想要和对方笨拙的搭讪。

这也是伟大的传奇,维克多·尼基弗洛夫对自己的一生挚爱一见钟情的日子。

评论(22)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