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里的青花鱼

写画一体机,沉迷维勇(维恰世界第一可爱),顺便产狗崽粮和酒茨粮。

【维勇】逆向跟踪(10-11)


花滑运动员维(25)x跟踪狂勇利(19)
你们有没有想过,当跟踪狂反被自己的跟踪对象跟踪会是个什么样的场景?
被跟踪的对象反而疯狂的爱上了自己的跟踪狂?
这一切听起来多么的不可思议!就像一个天大的笑话。

字数超多的一章

10.11.

“…勇利…你是恋爱了吗…?”披集看着放下电话一脸甜蜜的勇利问道。

“不,披集。你简直不敢相信!”勇利对披集说。

“你知道吗?我认识了维克多·尼基弗洛夫!!就在昨天!”

“哦…维克多…维…?等等!!维克多·尼基弗洛夫??!你认识他了??!”披集睁大了眼睛。

“是的!你一定想不到!他给他的侄子…”

勇利开始向披集诉说起昨天发生的事情,告诉披集维克多是如何出现在自己面前,还和自己说了很多话,并且刚刚那个电话就是维克多打来的。

披集看着被打开话匣子的好友,无奈的笑了笑。

好吧,居然是维克多·尼基弗洛夫。

那么就能理解为什么勇利如同恋爱了一样。

在和勇利相处的几年里,他早就从勇利嘴里听了无数次这个名字了。

每一次提到这个美丽的男人,自己的好友总是会兴奋的完全没有平时的腼腆样,话匣子一但打开谁都关不上。

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标准的“闷骚迷弟”。

他甚至怀疑让勇利嫁给维克多,勇利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现在可好,这两个人真的认识了。

还说上话了。

披集突然觉得,勇利没有当场激动的哭晕在地上简直是奇迹。

“所以说——你现在在给维克多的侄子当家教?”

“是的!!”勇利肯定的说,他的眼睛一闪一闪的眨着闪着点点水光。

啊,看这孩子,激动的都快哭出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当勇利抛弃掉腼腆沉静的外皮露出里面迷弟的本质时,披集总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就像勇利的长辈。

勇利每次一提起维克多就像个小孩子一样。

“对了!”勇利突然关上了话匣子站起身来。

“披集,我要早点走了!维克多说有事请叫我帮忙!”他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

“嘿,勇利”披集见勇利准备离开急忙说“今天你上完课得赶快回来。”

“怎么了?”

“教授说要找你,你知道的,下个月学校要开音乐会。你是他手下最得意的学生,而且成绩是第一。”披集顿了顿“音乐会上有三个节目都有你的份。一个还是你的钢琴,你一个人独奏。”

什么?

一个人的钢琴独奏?!

这是一份多大的惊喜!!!

勇利的眼睛睁的很大,他现在觉得一块加厚的大馅饼从天上掉了下来,直直的砸在了自己的头上。

披集满意的欣赏着好友被惊喜吓到呆滞的表情对他说“教授说他需要和你谈谈相关事宜,你最近都需要去他那里练习你的曲子。”披集顿了顿“他还让我给你带个话说‘勇利,你要是再翘课我就把你这学期的成绩清零’”。

披集说完,冲勇利友好的笑了一下。

果不其然,勇利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脸上浮现出薄薄的红色。

不得不说,教授对他这么一个从亚洲来的学生已经是很好的了。教授既没有带着有色眼镜看他这个亚洲人,也没有像一些老师那样对亚洲学生不闻不问。他尊重别人,处事风趣,也很喜爱勇利。毕竟这是他最得意的学生。

他在勇利心里就像圣诞节会给小孩发糖果的圣诞老人一样,可亲可爱。

但是这几个月,自己旷了多少节他的课了?

不得不说,自己到现在才被骂简直是奇迹。

圣诞老人也是会生气的,不是吗?

心虚极了。

勇利尴尬的笑着摸了摸自己的头“我今天会尽快赶回来的。”

“教授说,下午的训练十二点四十开始。”披集转过身去开始收拾自己的床铺。

“但愿你赶得回来。”

是啊,从尤里家到学校要坐半小时左右的公交,自己的时间是有点紧张。

“我可以问问维克多可不可以稍微早走几分钟。”勇利推
开了宿舍的门。

“good luck~”披集在他身后说到。

———————————————

站在别墅的门前,勇利轻轻按了下门铃。

没有人开门,但是屋子里面传出了维克多的声音

“勇利吗?是勇利的话推门进来就好了,门我没关。”

“啊,好的,维克多先生。”勇利回答了一声,推开了门。

“维克多先生?你在吗?”进去之后,屋子里一片空荡,并没有人。

咦?

勇利在心里疑惑了一下,维克多先生去哪了?

他换好了鞋子,走进屋子里,继续喊着维克多的名字“先生,先生?你在吗?”

这次依然没有人回应。

人呢?尤里也不在吗?

他在客厅走了几圈,贴近厨房的门时他听见里面似乎有抽油烟机运转的声音。

维克多先生居然在做饭!

哦,这可真是。

勇利的脸上浮现出欣慰的笑容。没想到维克多居然会做饭,那么就是说,以后自己不再进他家给他做饭,他也可以自己给自己做饭吃。

他有能力照顾好自己,这简直太好了。

“维克多先生?”

勇利微笑着推开厨房的门。

咦?!没人?

“诶…?”勇利走到料理台跟前。

锅里面还煮着酱汁,火还开着。抽油烟机也开着。

可是人呢?

突然,勇利感觉到自己身后传来一阵微风。

自己的双眼被一双修长的手从身后遮住,耳边有人呼出了一口热气。

“呜哇!”勇利感觉自己的耳朵一阵酥麻。

这是个小小的恶作剧。

不用说是谁干的。

“勇利~”身后的人轻轻的在耳边叫着他的名字“猜猜我是谁~?”对方说。

勇利感觉自己哭笑不得。

刚刚维克多的声音就在自己耳边,比电话里的声音更加酥的要命,关键是他的耳朵还感受到了维克多说话时带起的气流,身后的热度更是让他体会到维克多的身子可能只差了几厘米就会和他的身子挨在一起。

可恶的西方式亲密和东方式保守。

勇利在心里抱怨着。

他承认,和维克多挨得这么近让他的腿都有点软,他敢肯定自己连耳朵肯定都是一片通红。

刚才维克多在他耳边叫他名字的时候,那种声音就像是在床上与恋人的低语。

然后对方说“猜猜我是谁?”

还是那句话——可恶的西方式亲密和东方式保守。

维克多这个大傻瓜知道自己这样有多勾人吗?附在别人的耳边用低沉又性感的声音叫别人的名字,还和别人挨得这么近…

勇利红着脸,装作镇定背对着维克多说“维克多先生…你走路带风了…所以我已经发现你了…”

“唉…”身后的男人失望了叹了口气,松开了蒙在勇利眼
睛上的手。

勇利转过身去,扶好了自己刚刚被弄歪的眼镜。

眼前的画面渐渐清晰,他看见了因为恶作剧不成功所以很失望的维克多。

对方低着头,还有点嘟嘴。

像个小孩子。

可是自己面前高大的男人明明已经27岁了。

勇利冲维克多笑了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维克多的脸也有点红。

“所以,维克多先生,今天叫我早点来有事吗?”

“嗯,有~”提起这个,维克多有恢复了精神,冲勇利展现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他的嘴巴是漂亮的心形!

无论多少次勇利看到维克多的笑容,他都觉得自己的心脏跳的飞快。

维克多简直是天使!太可爱了!!

“就是这个啦~勇利。”维克多打开冰箱的门从里面取出了一个小盒子。

盒子里面被塞的满满的。

“打开看看~”维克多把盒子递给了勇利。

这是什么?

盒子从冰箱里取出来居然还是热的?看来是刚刚放进去。

打开了盒子里面被一些球形的食物塞的满满的,上面还粘着一些酱油色的酱汁。

这是什么……?

勇利凑近闻了闻。

海鲜的味道。

一个不太好的想法突然在他脑子里形成——这个不会是—

“勇利!快尝尝!!我做的章鱼烧!!”男人笑着对他说,顺便递
给了他一把勺子。

猜对了…勇利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接过维克多递给他的勺子,咽了口口水。

这个真的可以吃?

他抬头看了一眼满怀期待的维克多,下定了决心拿起勺子舀起了一个章鱼烧。

在维克多期待的眼神中,他把章鱼烧放进了嘴里。

“……”

“怎么样?”维克多满怀期待的问,勇利的表情显得有点复杂,这让他有点担心。

“维克多先生”勇利开口了。

“章鱼烧里面是不加芥末的。”

“…诶……”维克多的表情一下子塌了下来,看起来难过极了。

“我听说…日本人都喜欢芥末来着…”维克多低着头小声说。

看见维克多变得沮丧起来,勇利连忙摆了摆手,开始向维克多诉说他制作的章鱼烧的优点类似于比较香甜(糖有点多)比较软滑(油多)等等。

“勇利你别说了”维克多看起来沮丧极了“我错了…他一定不会喜欢吃的…”

“恩…?他?”勇利捕捉到了维克多言语里的关键点。

“哦…我的一个…亚洲朋友…我最近可能做了一些对不起他的事情…昨天他说他不愿意再和我交往了…我想道歉…”
“可是他不一定会接受…就想做点美食…但是…唉…”

“维克多先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个拥抱…”勇利有些害羞的挠了挠头,他现在不知道要怎么安慰维克多,他的嘴一向比较笨拙,也许对于维克多来说,比起语言的安慰一个拥抱会更好一些?

这个拥抱让勇利有一种自己在占维克多便宜的感觉,但是对于西方人来说这压根不算什么,对吧?

还不是因为自己爱慕着维克多而感到心虚。

勇利放下手中的勺子,微微向维克多张开双臂。

维克多看着勇利愣了一下,然后果断伸出双手,把勇利抱在了自己怀里。他用自己的脸轻轻蹭着勇利的头发,两条胳膊紧紧的把勇利锁在自己怀里,贪婪的嗅着勇利身上淡淡的沐浴乳味。

终于抱到怀里了…维克多在心里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喟叹…居然是勇利自己送上门…这可真是个惊喜。

此时的勇利被维克多以一个奇怪的姿势抱在怀里,已经满脸通红,无法思考。

隔着不怎么厚的衣服,他可以感觉到维克多的心跳,一
下下那么炽热而有力。

自己现在被他抱在怀里。

勇利的大脑再一次当机,就和他第一次和维克多面对面时一样。

好舒服…好满足…

两个人都在心里悄悄暗叹着此时的幸福,谁都没有松开手。

这个拥抱就这样持续着,渐渐勇利也意识到这个拥抱有
点变了味。他想抬起头看一眼维克多对方却把他搂的更紧了些。

“那个…勇利…你要不要…”

“你们两个真是够了!!!”青年的怒吼声从厨房门口传来,勇利急忙推开了抱着自己的维克多,转过身去开始向尤里进行解释。

“那个…尤里…你听我说…我没有…”维克多看着勇利慌张的背影,懊恼的揉了揉自己的脑袋。

尤里回来的算是时候,要是自己刚才真的对勇利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还不知道会把他吓成什么样…万一吓跑了可就麻烦了…

“喂,秃子,我要开始上课了,你要是想要见勇利别没事就往我这里跑!自己要他的地址!我可不是什么媒婆!!”尤里冲维克多喊道。

勇利反映了一秒尤里的意思,脸刷一下的变得通红。“我和维克多先生只是刚认识的朋友…尤里你别乱说…这样不尊重维克多先生…”尤里在说什么胡话,说维克多先生跑到他这里来只是为了见自己…自己和维克多只认识了不到24小时…这怎么可能…

“乱说??!我乱说?!!”尤里漂亮的脸蛋又扭成了一团“那两个刚认识了一天的人就可以抱在一块情意绵绵的长达三分多钟!!”

“还有你个大傻子!他的手一直放在你的…”

“尤里!”维克多叫了一声尤里,显得有点愤怒。

“小孩子任性要有个度。”维克多生气了。

“啧”尤里砸了咂嘴,维克多看着他不礼貌的行为皱起了眉头。

被夹在中间的勇利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默不作声,尴尬的站那里。

真不知道这两个人平时是怎么相处的。

一个男人一个男孩,就这样开始打起了冷战。

尤里在楼上不下来,维克多在楼下看电视。

气氛很尴尬,但是课堂还是要继续的。

快到下课的时候勇利给尤里说了今天自己想提前走一会儿的请求,对方同意了。接下来勇利跑到了楼下,毕竟维克多才是他的雇主不是吗?还是尤里的监护人,怎么说都要告诉他一声。

“那个维克多先生…”

维克多见勇利下了楼,转过头冲他微笑着“怎么了勇利…”

“先生,我们学校要举办音乐会,我有几场表演…最近可能要早回去几分钟…有训练…”

“这样啊…那正好…勇利,我要回我的公寓。我顺路把你送回去好吗?”维克多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向勇利。

勇利惊讶的看着他。

“别那么看我…勇利…我只是觉得…尤里说的也挺有道理的…”维克多的脸微微有些红。

“什么有道理…?”勇利问道。

“就是那句…勇利…我想…也许我真的应该主动要一下你的地址…”

“我们可以交个朋友…深入的…恩…认识一下对方…好吗?








秃子表白了,进击的秃子。
至于我为什么这么晚更…阴阳师真好玩…吸吸吸…我花了一百多买的礼包,我今天抽了20次,不是R就是N,非洲的朋友们你们好吗!!!!???
顺便狗崽真好吃。
想给晴明找个cp。
酒茨和茨酒到底哪个好吃。
我要产狗崽的粮了:一大早起来和自己的上司睡在了一张床上怎么办?急!在线等!

评论(26)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