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里的青花鱼

写画一体机,沉迷维勇(维恰世界第一可爱),顺便产狗崽粮和酒茨粮。

【狗崽】寮里的大狗子与寮里的狐崽子

注:cp大天狗x妖狐
            酒茨出没

寮里的别扭大狗子和崽子的故事。
私设有。

这章先看看,我想先试一下写崽子视角版。
崽子视角版比较欢脱,第三视角版比较细腻。

以后可能还会有衍生系列类似于

屯儿里的成熟男酒吞和那只傻茨木的故事

1.初遇(崽儿视角

大家好,自我介绍一下。

小生妖狐,是个美颜无妖能敌的公狐狸精。

我是第8个来到阿爸寮里的带“s”的式神。

在被阿爸召唤到之前,我其实是和阿爸见过的。

剧情到阿爸救鲤鱼小妹妹的时候,演人贩子的那个狐狸就是我。

妖狐有千千万万只,可是阿爸却召唤到了我这只和他见过面的,这能说明什么?这只能说明——我和阿爸寮里的大狗子太有孽缘了。

第一次见到那只狗子,就是阿爸第一次来打我的时候。
那个时候第七关的那只妖狐有事,找我来顶班,说是回头请我吃鬼火,我就答应了。

当时就想着反正也不是什么难事,也算是买个人情。

然后我就见到了当时的阿爸。

我瞅了一眼阿爸的等级,嗯,13级。

一看就是新手打剧情,不是回来刷经验的,那好打,这波稳。

于是我停止了和鲤鱼小妹妹聊天,开始演剧情。

剧情演的很顺利,我甚至觉得我可以得一个奥斯卡小金妖奖。

到了对战部分,阿爸召唤出了他的式神们。

我轻蔑的摇了摇扇子,教育新人总是那么快乐。

然后随着召唤阵光芒散去我看见———阿爸站在一个十八级的茨木一只十七级的大狗子还有一个觉醒过的十五级雪女姐姐的身后轻蔑的眇了我一眼。

What  the   f*ck!

我当时差点吧这句话喊了出来。

我跟你们讲,这种欧洲的不行,还刷级的行为最让人恶心了 。

阿爸正站在他的式神们后面笑得得瑟。

这是什么,欧洲人的自信吗?

信不信我突突你!

提前刷级再打剧情你好意思吗你?呸!卑鄙小人!

带着两个ss来打我这么个才15级不到的s!

不要脸!!

你以为我会怕你吗!!

那边的傻茨木你瞪我!眼白变成黑色很吓人就了不起啊!!你再瞪我!你以为我会怕你吗?!!!啊?!!!

我就是怕你了怎么招!!!

俗话说的好———保命是泡妹的资本。

那个十八级的茨木在瞪我啊!狠狠的瞪我啊!

我当然要当机立断的怂啊!我只是代个班!!我还不想英年早逝!!!我长得这么好看怎么可以这么早死!我还没有泡足够多的妹子!!!

所以啊,怎么能死呢?我选择怂。

对面阿爸他们一见我神情恍惚,全部冲我轻蔑一笑。
***,心好累,然而我依然要微笑。

我想求饶。

然而这个时候,我的耳边突然传来了系统提示音。

它说我忘了演一段剧情。

哪一段呢?调戏神乐那一段。

系统你这意思是让小生死前再体会一下做变态的快感吗?

系统我爱你。

于是,我微笑到嘴角抽搐的念起了自己的台词“嘿!我就是喜欢漂亮的姑娘!我看你也长得不错!要不要跟我走啊~”然后变了个身,从一副儒雅的书生样变回了我原来邪魅帅气屌霸炫帅的形象。

我高兴的摆起了反派标准poss,拿着扇子冲在一边观战的神乐的方向一指。

快点走完剧情吧,这几个式神不管哪个我都惹不起啊!我在心里想到。

然后半天没人说话。

诶,剧情呢?

不是该神乐接话了吗?

我跟你们讲,我最怕空气突然沉默。

然后我打眼一看。

我就惊了。

我的扇子指着大天狗…

为什么我指的是大天狗不是神乐!!!!!他们什么时候换站位了!!!!

卧槽!我刚刚是调戏了一只大天狗吗?!!!

我!调!戏!了!一!只!大!天!狗!

啊…妈妈咪呀…我想回家…qwq

就在我想自己会怎么死的时候,大狗子说话了。

他一脸看垃圾的表情说:

人面兽心。

仔细想一下,这句话没毛病,用来形容我的时候不管从哪个方面想,这句话都没毛病。

他又说:

恶心的变态丑妖。

说完还一脸高冷的甩了个头。

呵呵呵…………我跟你们讲,不管是做人做妖,都是要有尊严的。

长辈们告诉过我们,当你的尊严受到严重侮辱的时候,尤其是别人说你丑的时候,拿出你的骨气,死也要争口气。

一定要选一个有尊严的死法。

于是

我大吼一声开始冲他突突突突突突!!!去你*****!!!!老子我****!!!!啊啊啊啊!!!!!你才丑!!!!你才丑!你才恶心!!!!!

不得不说,小生在关键时候爆发的实力还是很强的,一下子突突了大天狗十几下,打的他只剩了三分之一的血。

我喘了几口粗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趁着风刃还没散去,我扶着自己的腰(刚突突太用力闪着了。)冲大天狗喊道“你个冷面阳———痿男!!!!性冷淡!!!!无功能!!!短***小!!!!!”

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全场都能听到。

然后在一片死寂声中,那只大狗子身后的黒气已经把背景都染黑了。

呵,你们以为小生会害怕吗?不就是一只发怒的狗子吗?我都说了死的要有尊严,我还会怕吗?

废话,当然会。

被打很疼的。

幸亏这一轮是茨木出手,我还能多活几秒。

我摆好了姿势准备迎接茨木的攻击,就在这时旁边突然穿出了一声惊呼。

原来是狗子准备攻击在跟阿爸抢鬼火,都做好姿势了,还是大招。

我觉得他这一招下去,我可能直接会死,但是摆好姿势的话,应该还可以多撑一招。

茨木大概是看我可怜,就用他的大手手摸了我一下,摸掉了我三分之一,然后同情的看了我一眼就下场了。

我刚刚为茨木的慈悲心肠感动了一毫秒不到,我的面前就一阵风刮过——一张属于大狗子充斥着愤怒的帅脸出现在我眼前前。

啊,他皮肤看起来真好。我感叹道。

然后我就被揪住了尾巴狠狠的扔了出去,接下来我被胖揍了一顿,用手打,用脚踢。

这家伙气的都开始用物理攻击了,也对,妖术攻击总是没有物理攻击打起来爽。

他打了我几十拳踹了我几十脚,我都能感觉到自己已经不成妖形了。而且尾巴根现在剧痛,可能是他抓我尾巴丢我的时候尾巴根撕裂了。

好疼,真的好疼…

又过了一会儿,等反射弧走了几圈,全身上下的神经都反应过来自己疼了。我瘫在地上感觉自己的尾巴根那里一片湿粘,不用说了,尾巴根肯定被扯裂了。

我蜷缩起身子呜咽了几声,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虽然疼得要命,但是毕竟是我自己找死,那个男人被那样说不生气?总之——冲动真可怕。

不知道是不是我太可怜了,那只狗子踩在我身上的脚稍微松了一点。

当然我当时已经没力气抬头了,就是躺在那里哭。
真的好疼。

阿爸看着我们叹了口气,把大天狗叫回去,带着大天狗回寮里去了。

我后来也被其他妖怪们抬走了,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才可以下床走路。尾巴好的特别慢,一动就流血,疼得要
命。

这个时候我就发现了两件事。

第一,冲动是魔鬼

第二,去他**的尊严,人不要脸才是天下无敌。

就这样郁闷的养伤了两个多月,突然我在自己的小窝里
受到了系统的通知。

我被一名阴阳师抽到了,三秒钟后等级归1,出现在对
方寮里。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

开了个传送阵回到寮里,晴明叫住了大天狗。

“儿啊。”

“怎么了,阿爸。”大天狗冷着脸转过身看着晴明。

晴明无奈的笑了笑,摇了摇手中的扇子。

“你不觉得你刚刚打得有点过分了吗?”

大天狗没有说话,表情显得有点沉重。

“他说我…不正常…这是侮辱。”半天过去,大天狗才别别扭扭的说出这样一句话。

“可是他也不是故意调戏你的不是吗?你知道的,他想说的是神乐。”晴明顿了顿“再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小狐狸爱美,还那样说他。啊,虽然他当时喊出来那些真的是太侮辱人了。”

大天狗又一次不说话了,直直的站在晴明面前。

他知道自己一时冲动出手重了,当他冷静下来看见那只小狐狸尾巴根一片血红蜷缩在自己脚下呜咽的时候他就已经意识到了。

“还有啊,他说你那些也不是没有道理…”晴明瞄了一眼大天狗胯间总让人浮想联翩的那个奇特面具“谁叫你长得帅破天际,还非要冷着个脸柴米油盐不进,明明是个成年妖到现在你都没和寮里的小女妖们约过会吧。”本来晴明还想吐槽一下他胯间的那个面具,想了想还是不打击大天狗了。

“其实那只小狐狸刚开始也是挺喜欢你的吧…一上场就一直在偷看你…还显得有点害羞。”

听到这句话,大天狗的身子一愣,然后头低的更低了。

晴明看着大天狗没有再说什么,他转过了身子撇下了一句。

“你去看看小莹草在不在,带上几个鬼火回去看看吧。小狐狸的尾巴伤成那样以后可能会残疾。”

身后一阵风急速刮过,再回头果然大天狗已经没了踪影。原地只留下了几根大狗子的羽毛。







晴明:ㄟ( ̄▽ ̄ㄟ)一不小心凑了对儿cp啊!

衍生系列可能画成漫画系列之—

我们寮里的崽子和敌方阵营里的大狗子相爱了怎么办!急!!在线等!!!(ABO)

评论(11)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