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里的青花鱼

写画一体机,沉迷维勇(维恰世界第一可爱),顺便产狗崽粮和酒茨粮。

【维勇】逆向跟踪(12)


花滑运动员维(25)x跟踪狂勇利(19)
你们有没有想过,当跟踪狂反被自己的跟踪对象跟踪会是个什么样的场景?
被跟踪的对象反而疯狂的爱上了自己的跟踪狂?
这一切听起来多么的不可思议!就像一个天大的笑话。勇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宿舍的。






二十分钟内发生的事情就像和梦一样,他不记得自己是

如何被维克多塞进了他那豪华的轿车里,也不记得维克

多在车里面给他说了什么。是对着他笑?还是想要和他

找一些话题?

记忆像是海绵里的水,被维克多狠狠的一压缩,全都流了出去。

自己刚刚经历了什么?

勇利打开宿舍的门,双腿像踩在棉花上。

他走到自己的小床边,扑通的一下将自己摔在了被褥里。

被褥上熟悉的洗衣液味涌进鼻腔,还带着另一种不属于勇利的香味。

是维克多的味道。

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那股味道还是萦绕在自己的鼻尖。

“果然啊…不是梦…”

勇利把自己的头埋在被褥里,心脏跳得飞快。

-“嘿…也许我们可以深入了解一下对方…?”

-“诶…”

-“维克多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嘛…”漂亮的银发男人显得有点害羞“就是…嗯…那个意思…”

回想起自己和维克多的对话,勇利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疯狂的撞击着自己的胸腔,感觉都快要破体而出。

维克多先生说…想要和他…

不不不!胜生勇利!清醒一点!那是维克多!全世界的
维克多!你一个傻不拉几的男孩他怎么会邀请你!?

再说了!他又怎么可能真心想要和你相处!你们才认识了几天!两只手都数的过来!维克多只不过是寂寞了!

只是想找个人玩玩吧!你瞎凑什么热闹!

想想不要书里的那些女主角!你要是瞎参合!她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

可是…维克多先生…不是那样的人吧…虽然他很开放…
但是不是那种会拿别人的感情当儿戏的人吧…

不是!你怎么知道他不是!你们才认识了几天!不…因该说你才跟踪了他多久!他在酒吧里的时候做了什么你知道吗?他又不是没有醉醺醺的被漂亮的姑娘扶出来过!?(维克多要是知道他这样想非要气死不可)

但是…但是…

但是什么但是!胜生勇利!拿出你的脑子!好好和他说
清楚!

好吧好吧…

勇利从床上坐起来,甩了甩自己的脑袋…他发现自己说不过自己理智的那一部分。

但是…就算是被维克多拿来消遣…他也愿意啊…毕竟…

他那么喜爱维克多…

-------------

“要我说,你那不是胆子大,你那是没脑子。”尤里咬着吸管,用含糊的声音讽刺着维克多。

“我知道…我…”

“我只是一下子兽性大发~冲动了一下~”尤里捏着嗓子,阴阳怪气的说。

维克多眼神暗了暗,如果不是这附近有人,他真想把这个不知道尊重的野小子打一顿。

“他显得不太…开心…”维克多斟酌了一下用词他不知道如何形容勇利当时的表情请,那个表情太复杂了。

“那是当然,东方人不都是很腼腆的吗…再说了你们才‘认识’多久?你就这样吓唬他?”

“我没有吓唬他…我很认真。”

“你认真的吓唬了他。”尤里看着维克多即将爆发的脸色赶紧转移了话题“你要知道,就是的认真吓到了他。他太喜欢你了,以至于接受不了。”

当他说道那一句“他太喜欢你”的时候,维克多突然抬起头来,带着一脸充满希冀的表情看着尤里。

尤里在心里恶心了一下,继续说。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其实不喜欢你…”

“这不可能!”

这次他还没说完就被维克多狠狠的打断了。

“他怎么可能不喜欢我…他说过他爱我…”对方充满怒气的表情持续了不到一秒,然后一双漂亮的蓝眼睛就开始变的湿润。

维克多没那么爱哭,只是他又想起来前天晚上的那张“断交”书,和他今天给勇利表白的时候对方唯独少了一份开心的表情。

这是他的伤心之处。

“所以…”

“你应该去找他说清楚。”

“说清楚你不是在恶作剧或是…玩弄?”尤里挑了挑眉毛。

“你说的有道理。”维克多回答道“难得你说话这么有道理,我还以为你只会骂人。”

“啧…”受到言语攻击的尤里咂了咂嘴。

维克多也没有和他继续斗嘴的意思,他拿起自己的包准备离开餐厅。

“你不吃饭了吗?”

“不吃了。”

“你不会现在就激动得去找他说清楚吧…”

“当然不会”维克多摸了摸自己的鼻尖“但是我觉得我
们相处的时间太少了,我有必要增加一点。”

“去吧去吧。”尤里嫌弃的摆了摆手,果然恋爱中的人智商都是负数。维克多也不例外。

维克多匆匆离开餐厅,也不知道要去干什么。

尤里大摇大摆的坐在餐桌前享受着闲暇的时光,不得不说那个大龄儿童是有够烦的。

但是…尤里看了看眼前的一桌丰盛的午餐,觉的被维克多烦还是挺值的。这个男人是一头可以宰的肥羊。

“嗡”

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尤里瞟了一眼屏幕,表情瞬间就变了样。他抓起自己的手机,飞快的打起字来。

-“你好,Y先生,请问我的方法还好用吗?”

“非常好用!真是太感谢你了!”

-“能帮助到你是我的荣幸,我也只是按照书上的内容转述给你。:-D”

“总之你帮了大忙,我开心的简直想给你个拥抱!”
-“谢谢夸奖。”

前几天尤里在网上询问恋爱经验(用来忽悠维克多)的时候意外的在评论区认识了这个家伙,两个人莫名的合得来,便很快成为了好友。只不过每一次尤里看见这家伙的名字,都要嫌弃一下“哈萨克斯坦的英雄”什么怪名字…?

----------

“胜生同学,我觉得我平时似乎真的对你太宽松了。”老教授夹着文件,站在练习室的钢琴边--他面前站着显得懊恼极了的胜生勇利。

“对不起教授。”本来想要道歉的勇利抬头看了一眼教授的脸色,算了,教授生气成这样还不如不对他解释,还是光认错吧。

教授的身材有些臃肿,脸圆,还有着一脸斯拉夫人标志的圈曲的大胡子。

怎么看怎么像圣诞老人。

然而圣诞老人生气了,也是很可怕的。

勇利缩了缩身子。刚刚自己因为被维克多冲击的太厉害,他在宿舍里瘫了足足十五分钟然后他就接到了教授亲自打来的电话。

这可真是场灾难。

这都怪维克多。勇利在心里想。

教授见勇利又发起了呆,无奈的叹了口气。

“所以你需要在半个月内谱好曲子,然后再花半个月来练习,这很紧张。对了,这次的音乐会是有主题的主题是--爱。各式各样的爱。”

“爱…?”勇利抬起头,呆呆的重复道。

“孩子,听我说。”教授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是我最得意的学生,也是这一届学生之中的招牌。这次音乐会如果成功的话,对你的将来会有很大的帮助…你懂我的意思…”

“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在一周之内给我一个大体的构思和确定好的主题。”

“等等,教授…这么短的时间里…”勇利急忙说道。

“这就是难为人的地方了…”说完,教授转身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并冲勇利做了一个“请过去”的动作“那么先让我们来检测一下,胜生同学这么多天来到底有没有好好练习。或者是四处闲逛荒废学业…”

该来的总是要来…勇利默默地把话咽回了肚子里,坐在钢琴上开始接受教授的严厉“惩罚”。

---------------

“我回来了…”勇利无力地扭开宿舍的门,觉得自己的两条胳膊都不是自己的,手指也在打着颤。

“呜…你回来啦…”好友披集把加芝士的披萨又往嘴里塞了塞,口齿不清道。

“啊…”勇利飘回自己的床前,又一头栽进了被褥里。

“嘿,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披集大嚼了几口披萨对勇利说“你是不是又…”

“我没有被勒索…也没有去约会…”勇利在披集说完一句话之前就在被子里闷闷的直接说出了后半句。
披集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趴在床上的勇利“你怎么知道
我要说什么…”

“你这周说了多少遍了…”勇利已经懒得和他说话了,披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老妈子了?

“嘿,我定了披萨,你要吃吗?”披集从茶几下又拿出一盒热披萨,开始拆起包装“勇利,不是我烦,是你今天回来太晚了,不信的话你就拉开窗帘,自己数数天上的星星…”

“累…不看…披集你知道吗…我今天在教授那里弹了几乎六小时琴…我的手都在抽搐…”

“那可没办法…谁叫你得罪他。”披集拿着打开的披萨向瘫着的勇利走去。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他这么小心眼…?”勇利自言自语道。

“是你缺心眼…”披集拍了拍勇利示意他起来吃完饭。
勇利用双臂颤颤巍巍的撑起身子,然后接过披萨吃起来。

“我今天还担心你…给你打了快十个电话呢…你都不接…”

“没办法啊…和教授在一起,我吧手机关机了。”说着勇利从自己外套的口袋里摸出了自己的手机,按下了开机键。

“…唉…”正在吃披萨的勇利突然怔了一下,直直的盯
着手机屏幕。

未接来电21

来自victor

未读短信30

来自victor




我怀疑我这么久没更新你们要打死我。我准备好了…来吧…(顶锅盖

评论(39)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