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里的青花鱼

写画一体机,沉迷维勇(维恰世界第一可爱),顺便产狗崽粮和酒茨粮。

【维勇】逆向跟踪(13)

花滑运动员维(25)x跟踪狂勇利(19)
你们有没有想过,当跟踪狂反被自己的跟踪对象跟踪会是个什么样的场景?
被跟踪的对象反而疯狂的爱上了自己的跟踪狂?
这一切听起来多么的不可思议!就像一个天大的笑话。




这是怎么回事…

勇利惊讶的盯着手机上的数字。

怎么会有这么多电话和短信…?而且都来自维克多?

不会吧…难道系统出现了什么问题…

合拢自己因为惊吓而微微张开的嘴,把嘴里的那口披萨
咽进肚子里,勇利伸出手划开了手机的界面。

12:20
嘿!勇利…那个…我是不是吓到你了…对不起…请不要误会…我不是坏人…

12:27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如果你不想和我交朋友…可以给我
回个短信…

12:30
如果不行的话…我会当面给你说…请不要不理我…

12:36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QAQ…我…我…唉…我觉得这种话还是当面说好…我可以去找你吗?

12:40
勇利,我是认真的,我想和你交往…不是玩…我不是那种人…

12:48
电话

你讨厌和男性交往吗…?对不起!我忘了…对不起…

12:53
别不理我…

哦…我的天哪…我都干了些什么…维克多他…!怎么会这样…
除了对于短信内容的惊讶,紧接着就是对维克多的心疼。
勇利感觉当时的维克多都快要哭出来了。

1:06
电话

1:23
电话

1:50
电话

2:40
电话

2:53
我来了。

3:07
电话
你不在宿舍…你在哪…

3:28
电话

3:50
宿舍的楼道里好冷。勇利怎么还不回来…?

4:21
电话
呐…我要去找你了…




“哦…我的天哪…”

“哦……我的天哪……”

看到这里勇利和披集同时发出了声音,一个显得懊恼自责,一个显得毛骨悚然。

听到披集声音的勇利急忙抬起头,然后就看到了正在旁边偷偷窥屏的披集。

“披集!”勇利像一只炸了毛猫一样弹起身子,抱着手
机就往后闪。

“披集你干什么!这是我的隐私!”披集要看他的隐私他其实也不在意,他毕竟是他最好的朋友。但是关于维克多的事情,可是勇利的禁地。

“不!勇利!你先听我说!”披集显得慌张极了,急忙想要说什么。

“那家伙不对劲!!”

“够了!披集!”

“叮咚………”

在两人的争吵中一声清脆的门铃声突然响起。

勇利和披集愣在了原地。

“是谁啊…”勇利看了披集一眼,转身准备去开门。

“嘘!”突然披集伸手拉住了勇利的胳膊。

“怎么了?”勇利问。

“小声点…我来…”不知道为什么,披集现在显得紧张极了,连那张偏棕黑色的脸上都给人一种泛白的感觉。

“叮咚……”

门铃声再一次响起,这次没了两人吵闹的声音,竟然显得有点恐怖。

披集干什么啊…问问是谁不就好了…勇利看着披集的样子,突然也觉得有点害怕。毕竟披集很少这么认真。

“是谁啊…?”披集开口冲门口喊道。

门外的人没有回答。

也许只是恶作剧?勇利想道。

“咚咚咚。”就在这时,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嘿…我觉得我们应该去看看…不是有猫眼吗?看看是谁就好…”勇利说。

“我想我知道是谁…”披集说,毕竟他今天下午已经知道外面的人是谁了。那是个疯子。

“好吧…”勇利对于披集的反应显得茫然极了,只不过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读完维克多写给他的短信。

于是勇利掏出了手机,继续查看。

“咦…”

短信
未读2条
来自于victor.

怎么回事,这是刚刚发个过来的吗…

准备点开短信的时候,勇利手机的屏幕又闪了一下。

收到新信息
勇利…给我开门好不好…?外面好冷…别不见我…
来自于victor

外面的人是维克多!惊喜和惊吓同时冲击着勇利的神经。他的脸上浮现出因为高兴而产生的光彩,心里却在为维克多的突然到来而担心。

自己现在穿着随意,房间也没有收拾。茶几上还有着被咬了一半的披萨,刚刚还没有擦嘴。

这么样子怎么见维克多?

但是总不可以让维克多在门外冻着!

“咚咚…”门外又传来了两下敲门声。

“勇利…你在家对不对…呜…别不理我…”维克多的声音切切实实从门外传来还带着点哭腔,显得委屈极了。

“我去开门,是维克多!”勇利开心的冲披集说道,声音也一下拔高了不少,门外的维克多绝对听得到。

说完勇利就向门口快步走去。

“维克多!我这就来…”

“不!”

“咔嗒。”

门锁的声音和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勇利刚扭开门,门就被大力向外拽开。勇利的手还在门把上,一下子也被向前带去。

紧接着他就被拽进了一个冰凉的怀抱。

“维克多…”

勇利被维克多死死抱在怀里,对方的头埋在他的颈边,他看不到维克多的表情。

“勇利…”维克多轻轻在勇利的耳边叫了他一声,害得他耳朵一阵酥麻“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这句话说到一半,维克多竟然有点哽咽。这让勇利既心疼又着急。

“我没有不要你…维…维恰…”说完他就感觉到维克多的身体怔了一下。
“你叫我什么…”维克多说。

“对不起…我听说叫昵称的话会让人感觉温暖一点…我不该…”怎么感觉维克多有点怪怪的…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维克多将身子直起来,也微微松开了一点怀抱。

“我可以吻你吗?”

维克多突然说道,这句话让勇利措手不及。

先是惊讶,紧接着他的脸涨的通红,心也开始狂跳起来。

“不…不可以!我室友还在!”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维克多显得委屈极了,他露出了像一只小动物一样的神
情。

“可是我好想吻你…”维克多说。

“不…不行…”勇利慌乱的拒绝着,而维克多却慢慢向他靠近。

“维克多…这不行…”眼看着维克多的脸离他越来越近抱着他的胳膊也再一次收紧,勇利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不…!”勇利自暴自弃的紧紧闭阖上了眼睛,死死的皱着眉头。面对维克多,他除了无力地“不”以外,似乎就不会说别的了。

本来以为自己这个样子维克多就会放弃做这种事情的勇利实在是太天真了。

他听见维克多笑了一声,然后自己的嘴唇就被贴上了像果冻一样柔软的东西。那个东西离开自己的嘴唇的时候,还稍微连带着轻轻吸了一下,发出“啵”的一声清响。

勇利的大脑炸成了一团烟花。

他睁开眼睛,脸色通红地看着维克多。

“没事的,已经亲完了。”维克多调笑道。

完了…自己对维克多真的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勇利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只能在维克多怀里装雕像。

“所以…我可以进去吗?外面真的冷…”维克多说。
听到这句话勇利像是被解除了定身术,“哦…可…可以…你…你进来”完了,说话都不利索了。

同手同脚的走回不大的宿舍,自己的好友披集正一脸震惊的看着他,神情复杂的堪比古希腊先哲。

“咳…”

“我去给维克多倒点热水…”

难堪的背过身倒水,维克多走到勇利的小床边,大大方方的开始脱自己的外衣,然后用勇利的被子裹住自己,伪装成一个纯良无害的生物。

披集站在房间中央死死的瞪着维克多。

这和下午的疯子是一个人?

评论(44)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