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里的青花鱼

写画一体机,沉迷维勇(维恰世界第一可爱),顺便产狗崽粮和酒茨粮。

【维勇】逆向跟踪(14)

花滑运动员维(25)x跟踪狂勇利(19)
你们有没有想过,当跟踪狂反被自己的跟踪对象跟踪会是个什么样的场景?
被跟踪的对象反而疯狂的爱上了自己的跟踪狂?
这一切听起来多么的不可思议!就像一个天大的笑话。








“维克多…给你热水…”勇利端着马克杯转过身,看到了坐在他床边,正在用他的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的维克多。

哦…这可真是…太可爱了…

他一定是冻坏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吃晚餐…

“维克多…你怎么会在我这里?”勇利问道。
听见勇利这么说,维克多皱起了眉头,孩子气的鼓了鼓自己的脸颊。

“还不是因为勇利…”维克多说“这可是我第一次给别人表…呜哇!勇利…”

“不!”眼看着维克多就要口无遮拦的说出“表白”二字,勇利放下手中的马克杯,冲过去就想捂住维克多的嘴。

披集还在这里,他还不知道披集是否会接受他和维克多有令人误会的关系--准确的说,披集刚刚看见了维克多吻他,希望披集不会介意,这一点也不会成为两人友谊之中的一道坎。

“嘿…”看着两人再次“纠缠”在一起的披集艰难的开了开口。

“哦…披集…我是说…额…维克多是说…他第一次表达要和我做朋友的意愿…”勇利尴尬的笑着。

“勇利你别解释了…”披集翻了个白眼“宿舍禁止带人回来。”

“可是我是自己来的,不是勇利带来的。”维克多打断道。

“嗯…我是说…”披集的脸色显得很难看“你是非法入境。”

“我有通行证!就在我上衣的口袋里。”维克多再次打断道。

这次披集觉得自己像是被什么东西噎住了一样,这个疯子可真厉害。

勇利站在一旁,看着自己的好友和…说实话,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应该站在哪一边。自己的好友?还是…哦…
维克多现在算是自己的什么?

维克多盯着勇利看了一会儿,转过头冲披集说“我们有些私人话题要谈,你可以先回避下吗?”

“什么?!”披集显得惊讶极了“你要对他做什么?!”

“我们之间需要一个对话…”

“不,勇利,别理他!这家伙是个疯子!他…”

“披集!”勇利责怪的喊了自己的好友一声“他是维克多,是客人…你为什么要这么说他…这很不尊重人…”

披集看着自己的好友皱着眉头一脸不解的看着他,感到心中一阵憋闷。

再看看那个维克多•尼基弗洛夫!他把手从被子里伸出去,扯勇利的一角!表情还那么无辜!再看看勇利!

哦!那是圣母玛利亚吗?!

披集简直要被气的吐出一口鲜血。

“我不会回避的。”披集坚持道。“嘿,要说什么就光明正大的说!别想让我离开这里!”说完还瞪了维克多一眼。

维克多对于披集的愤怒,他只是挑了挑眉毛说“哦…我只是怕接下来的话勇利会害羞罢了…”

“什么…”突然被点到名的勇利一头雾水。

“来…快坐下…”维克多挪了挪自己的身子,把自己刚刚已经暖热的地方让给了勇利。等勇利坐下后,他却又磨蹭着往勇利的身比挤去。

“维克多…你要给我说什么…”

“嗯…事实上…这有点难以开口…”维克多冲勇利笑了笑“我今天吓到你了吧…”

“哦…”果然是要谈这个吗?勇利在心里肯定了一下,他的心跳频率瞬间被调快了几个档次。

“嗯…你是吓到我了…还吓到了我好几次…”勇利感觉到自己的脸在慢慢变得发烫,所以他微微别过了眼神。

“对不起…我有点太激动了…”维克多自责的说“其实…我们应该先多了解一下对方…再…”

“不!这不对!维克多…”勇利发现维克多的意思似乎和自己的意思大相径庭。

“什么不对?”维克多问道。

“…首先…我们才认识了几天…不该…这么轻率地表白…”勇利瞥了一眼披集复杂的表情,只好省略掉了句子中的的主语和宾语--这场对话最好只有他和维克多听得懂。

“首先…我承认我是很喜欢你…”

维克多的脸突然显得容光焕发起来,眨巴着漂亮的蓝色眼睛望着他。这让勇利的脸“刷”的一片通红。

“只不过…不…不是那种喜欢…!”勇利急忙说,他敢肯定,他看见维克多听见这话愣了一下。
但是…有些事情必须说清楚…即使他不想看维克多伤心…这也必须说清楚…

“我对维克多的感情很复杂…这种感情不可以用爱来形容…这很复杂”勇利瞟了一眼维克多,发现对方的表情很认真。

他在认真听,这再好不过。

“我从小就很喜欢维克多”勇利顿了顿“一直到现在也很喜欢,超喜欢,最喜欢。”

“我仰慕你…我学过滑冰…我甚至还臆想过和你一起滑冰…只不过教练说我没天赋。”

“我喜欢你…你的一切我都喜欢…我像个变态一样暗中一直注视着你的动态…你做什么都使我心动不已或者紧张不已…”

“我还羡慕你…甚至有点嫉妒…”

“也许我比你还了解你自己…”

维克多此时的表情显得惊讶极了。

“所以…”勇利觉得自己的鼻子有点酸“我对你的感情很复杂…很恶心…也很沉重…”

“如果先生你只是要找个玩弄一时的伴侣的话…”他知道自己对维克多这样说真的很没有礼貌“请不要找我…我怕我的心理承受力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好…”

“…勇利…过来…”维克多听完勇利的话沉默了一会儿,表情显得有点复杂,然后他冲勇利张开了双臂。

“维克多…?”勇利对维克多的行为表示不解,但是还是慢慢向维克多靠过去。

维克多伸出手,把勇利裹进了自己用勇利的棉被制造出的“暖炉”中。

“对不起…”他轻轻在勇利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这次可没有发出“啵”的一声。

“我是个人渣混蛋…我不该吓到你…对不起…”

“我其实啊…从勇利第一次在俄罗斯发曲子的时候…我就关注勇利了啊…”维克多喃喃道。

“诶…!维…呜…”勇利刚想要从维克多的怀里抬起头来,就被维克多又按了回去,还被对方用脸在头发上蹭了几下。

“先听我说完…”维克多边蹭边说。

“我一直想见见这个yuri…他的曲子那么好听…那么干净…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很喜欢你了…”

“后来…我偷偷关注了你的博客…也是像个变态一样暗中观察…”

“再后来尤里要找家教…我就故意找了你…”

“所以我们才不是只认识了几天…当时我见你…可是想了很久要怎么和你搭讪…”

什…什么…维克多居然…勇利的脸在维克多的衣服里迅速升温。

“…所以,咱们单方面认识了很久…不是吗?”维克多把勇利从自己的怀抱里解放出来,冲他笑的温柔,然后他再一次慢慢向勇利凑近去。

哦…不…

勇利的脸已经红的快要赶上番茄,心脏也快要跳到报废,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开始因为大脑缺氧而变的眩晕。

他还没有消化完维克多的话…维…维…维克多!

再一次掩耳盗铃的把自己的脸皱成一团,最后自己的嘴唇还是又被“啵”了两下。

始作俑者却笑得一脸甜蜜…

勇利一下子泄了气…

随便吧…维克多开心就好…

等等!自己是不是忘了披集!!

勇利猛然回过神来,想起来披集还在!

不!

回过头去看披集所在的位置,却发现对方早都不在寝室内了。

“他去哪了…?”勇利问。

“早都跑出去了。”维克多坏笑着回答。

“对了勇利…”

“什么…?”

“其实…”维克多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今天出来太急了…没带公寓的钥匙…我可以…在你这里住一晚吗?外面真的很冷。”






秃子大忽悠。

评论(19)

热度(158)